武汉大学科幻协会:

登珞珈之山,巡视夜空浩瀚;
掬东湖之水,遥望星河斗转。
读科学之美,聆听幻想瑰丽;
入同好之会,戮力薪火承传。
武汉大学科幻协会(WHU Association of Science&Fantasy,简称ASF WHU),是于2011年由武汉大学科幻爱好者组织成立的学生社团,为校内乃至其他高校的科幻爱好者提供了良好的思想交流平台。目前走过9个年头的武大科协立足武汉大学,已发展成为武汉乃至整个华中地区最重量级、最具影响力的科幻社团。

/

AJ,

武汉大学科幻协会九代目,

江湖诨号AJ,

就读于某码农专业,

文字爱好者。

采 访 实 录

 

高校科幻:您是从什么时候、以何种形式接触到科幻这一领域的呢?您认为“科幻”是什么?

AJ:初中的时候看某本杂志上有介绍《三体》,我感觉这本书的名字很奇怪,就跑到书店去蹭第一部看,结果看入迷了,于是就以极快的阅读速度看完了《三体》一二三部。看完之后就完全入坑了。
高校科幻:您加入科幻社团的初衷是什么?

AJ:高中的时候就想加科幻协会这种社团了,但高中时候没有。所以大学还没开学就加了科幻协会,想跟一群兴趣相同的人一起玩。

高校科幻:在工作中有好搭档、好伙伴吗?可以分享一下你们工作中的趣事吗?

AJ:我的这届工作组和下届工作组的各位都挺给力的,大家在协会发展的过程中互相帮助,都成长了很多。工作趣事大概就是平时大家总是喜欢嘴上说咕咕咕,但实际上都把事情干得很不错。

高校科幻:在社团建设和活动中遇到过什么困难吗?是怎么克服的?

AJ:确实遇到过困难,比如招新手忙脚乱、刚开始的时候没有指导老师、疫情影响削弱社团凝聚力等等。庆幸的是,工作组的各位给了我很大的助力,非工作组的大家们也一直热心支持社团工作。

高校科幻:您在任期内最骄傲的工作成果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吗?

AJ:去年11月的时候我参加了位于成都的第五届中国国际科幻大会,并在会上代表我们协会捧回了银河奖科幻最佳团体奖。这个我觉得应该算我们协会全体成员最骄傲的工作成果,是对我们而言非常振奋人心的肯定和奖励。
高校科幻:您在管理社团方面有什么经验分享吗?
AJ:在管理社团的时候,除了用爱发电、用兴趣联结大家,还要适当地用一些奖励等吸引大家,为协会成员带来一定的福利和荣誉。不仅要让武汉大学科幻协会这个集体能给大家价值感和获得感,还要让大家觉得待在这里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即建立对社团的认同感。此外,社长本人作为社团的代表者(吉祥物),也一定要勇于开拓、敢于去为社团做一些事情,设想并推行一些改变。
高校科幻:对科幻社团的学弟学妹们有什么期待和嘱托吗?
AJ:Make ASF WHU great again!所有前辈都是你们最坚强的后盾。
高校科幻:您觉得科幻社团的经历给您的学习和生活有什么改变?科幻又对您产生了哪些影响呢?
AJ:我一直是个独来独往的人,十分不喜欢参加集体活动,俗称怕麻烦。但科幻协会是我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愿意在这里付出心血,甚至愿意担任比较麻烦的领导者职位的集体。究其原因,就是对于科幻的热爱,以及与兴趣相通的人交流的乐趣。科幻已经成为我个人的一种生活方式了。
高校科幻:很多科幻征文比赛都提倡所谓的“硬科幻”写作,您觉得我们是否在社团活动中也要追求“硬科幻”呢?
AJ:事实上我觉得没什么必要。“硬科幻”写作本来就是门槛比较高的活动,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写出来的。对于社团中拥有这种写作能力的人,我们有必要举办相应的活动,给予鼓励和支持;但一个完整的社团运作中必然不能加入太多过于“硬”的活动,换句话说,不能把科幻搞成一种曲高和寡的东西,要多多举办有趣好玩的活动。
高校科幻:您觉得传承对于科幻社团来说重要吗?贵社有什么活动传统可以给我们大家介绍一下吗?
AJ:非常重要。社团的传承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个社团的兴衰。我们社团的传统大概是小说接龙(咕咕咕)。
高校科幻:您觉得高校科幻迷们需要什么样的帮助?社团和民间科幻组织(平台)应该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AJ:我觉得科幻迷们需要一个能让他们聚集起来讨论各种科幻相关内容的地方。论坛也好,公众号也罢,总之需要一个集散地。社团和科幻组织其实就是这种平台的缩小版。
高校科幻:最后,您觉得科幻最吸引您的地方在哪里?有什么想对其他热爱科幻的小伙伴们说的吗?

AJ:科幻的魅力就在于它是一种面向未来的艺术。我认为科幻在所有艺术流派中是最浪漫的,是最能以“它者”的客观身份与态度来审视人类的文学。因此,科幻迷始终是人类社会中脑洞最大、思维最活跃、对未来最感兴趣的一群人,也是最常抬头仰望星空的人。我们着迷于星河的浩瀚和想象力的瑰丽,因此在心中装着整个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