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科技大学
科幻协会:


北京科技大学科幻协会成立于1999年9月29日,
是中国最早成立的高校学生科幻社团之一。
协会在发展过程中经历多次注销与复兴,
目前已发展为京津冀地区高校科幻社团中的重要活跃力量,
并涌现出周敬之、孙望路等新晋科幻作家。


/
铜板
北京科技大学18级本科生,
因疫情缘故社长职位激情连任中。
采 访 实 录
高校科幻: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科幻的?您是因为什么机缘喜欢上了科幻的呢?
铜板:小时候看电视上放的《大气层消失》,应该是我印象里接触的最早的科幻作品了。喜欢科幻应该是因为小学的名著推荐,看了凡尔纳的《海底两万里》,很喜欢,就开始从凡尔纳开始扩展到别的科幻小说类作品了。 
高校科幻: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科幻社团的?为什么加入社团?社团最吸引您的地方什是什么?您加入科幻的初衷到如今是否有所改变?
铜板:大一入学先接触到北师幻协。虽然知道本校科幻社的存在,但是因为大一第一学期学校不允许新生入社团所以没有主动联系。加入社团还是因为爱好相投可以抱团取暖吧。最吸引我的地方还是夜星的氛围了,虽然是科幻社但是什么都讨论就是不讨论科幻(误)。社员大都是有趣的人,相处起来很舒服,不会很社恐。入社初衷就是为了玩啊,很单纯,现在也是,所以没有什么好改变的。   
高校科幻:平时科幻协会都会举行怎样的活动?活动初衷是什么?结果如何?您觉得有什么活动形式是您比较喜欢的吗?
铜板:比较大的活动就是协同北师、北邮两家幻协举办京津科幻知识竞赛了,已经好几届了。一般校内都是放电影,和平时的例会。活动初衷的话,提升一些科幻影视作品的观影量,交流些关于作品看法,同时应付校社团部的考核制度,让协会可以活到下学期注册。结果还是很不错的,选片基本优秀,协会活到现在,大家都说好(不是)。例会和观影都是我比较喜欢的活动形式,前者内容自由,开会状况异常奔放。后者易过活动审批,非常省事。
高校科幻:在管理社团这方面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您是怎样解决的?
铜板:暂时还没有,因为疫情大半年社团基本是停滞的,现在谈不上有什么管理经验。社团困难还是很多的,没有经费,没有好的活动策划,没有美工,大型活动难过审批,没有足够的社团人手等等。解决困难的最好办法就是逃避困难!(嗣言嗣语)所以校内活动条件所限只能办的小,大型活动就得依仗外校合作了。
高校科幻:管理社团的经历是否给您带来了影响?这段经历使您有了哪些改变或是成长?
铜板:成绩严重拉胯到不可能保研了(大雾,但是是真的)。相对的,我接触到的科幻作品范围被社团成员们极大地扩宽了。原本作为一个不会去主动交友的人,管理社团扩展了我的社交圈,社恐改善了不少。并且成为了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社团部老师(笑)。被各种无理规定的刁难和约束,体验很糟糕,但也是人生经历。承担社长职务看起来很光鲜,有这段经历也会觉得自己有一点自豪感,但大家都是因为科幻这个爱好聚在一起,所以其实和普通社员并不会有太大差别。同时我们也是直面学校莫名其妙的部分的人,所以各位想加入科幻社然后甚至想进入管理层的同学,在做这方面打算的时候,也希望可以考虑到这一点。
高校科幻:您是如何定义科幻的呢?
铜板:我不记得我在哪看到过约翰·坎贝尔对科幻的定义,“我喜欢的小说就是科幻小说”。很随性也很实在。不需要有板有眼的定义,软硬之争也意义不大。对我个人来说,有个看似说得的通的科学点子,一点点幻想元素就足以称科幻了。   
高校科幻: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您最喜欢或者对您影响最大的科幻作品吗?
铜板:阿瑟·克拉克《天堂的喷泉》,关于太空电梯的故事。我专业是学土木工程的,这本书并不是我去学土木的原因,来到本专业是一点意外。就我目前的想法来说,太空电梯太酷了,希望以后有生之年的从业经历里,可以参与这样的超级工程。
高校科幻:对科幻协会以及学弟学妹们有什么期待?
铜板: 希望大家可以复兴社团,好好学习,热爱科幻,不要像我一样咸鱼。
高校科幻:最后有什么想说的话?
铜板:有人想变成哥斯拉行走在海淀街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