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流浪星
   王真桢     

在宇宙中,并不是所有的行星都会安于沿稳定轨道绕着一颗恒星转悠,有的踏上了流浪的漫漫长途,她们被称作“流浪星球”。她们中的大部分都是在形成之初就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恒星,是自然形成的。但,也有少部分的形成原因截然不同,她们曾是环绕着恒星的普通行星,直到她们的地表诞生了智慧生命,生命发展出了辉煌的文明。直到有一天,他们发现自己所在的恒星系即将遭遇灾难,于是决定,带着属于自己的行星,去广阔的星海中寻找新的家园。说真的,每一颗“流浪星球”,都包含了无数的牺牲,涌现出无数的英雄,谱写过无数辉煌的诗篇。许多在联邦中拥有举足轻重地位的种族,在文明的早期都有“流浪星球时代”的记忆。可以说,这样的经历可以塑造一个文明。

       星球EW5648T也是在不久前被发现的“流浪星球”中的一员,一颗普通的宜居星球,资源丰富,诞生了一个追求自由的种族。因为所在恒星系即将爆炸,当地人决定成立联合政府,建造一万座行星发动机,带着星球跑路。由于纳米技术高超,他们甚至都没有牺牲多少同胞,就完成了这一工程。

       在流浪阶段的早期,一切都很正常。联合政府实行强权统治,集中化管理,打压了反对计划的声音。在她即将离开所在恒星系时,反对派策动政变,声称流浪计划是联合政府的独裁阴谋,是对民主的破坏。他们的政变很成功,反对派迅速占领了控制中心,夺取了一切权力。

       然而,命运的拐点就在此时到来。当地文明的反对派十分坚信自己的民主理念,在夺权之后,并没有独断地把行星重新泊回原先的轨道。相反,他们推行了一套直接的,彻底意义上的民主制,使这颗星球上的每一位公民都能自己决定星球的未来。他们的方案是,给每一个居民发一个终端。每隔一分钟,公民就可以输入指令,控制任意一台行星发动机的运行状态。譬如,只要输入“1234#50%75°→”,就可以控制第1234号行星发动机,以50%的功率运行,喷射角度为向东75度。当然,在任意时刻,都会有许多人同时操作同一台发动机,因此,其最终运行结果为所有指令的算术平均和。

       自那以后很长一段时间,这颗星球几乎就在原地没动过。所有输送给发动机的指令几乎都是完全随机的。如果你有幸待在地表,会看见满功率运行的光柱无时无刻不像探照灯一样扫过天空,而天空之上的群星,则无规律地划过一道道疯狂的曲线。在这段时间里,民主政府尽职尽责,竟然维护住了绝大多数的发动机,使其免于损坏,简直是一个奇迹。终于,他们的太阳在这场民主实验开始之后三百年终于爆发了氦闪,那一天,星球上的居民们至少经历了50次日出与日落。

       氦闪之后,他们意识到,原本联合政府的计划可能不是一场阴谋。但此时,星球上已经没有在联合政府时代出生的老人了,从小学生到政治家,绝对民主的观念都深入人心。应对这样的思潮,一些民间团体与社群开始崛起。他们会约定在同一时间,发送同样的指令,试图用数据量的优势夺回一些发动机的控制权。最开始,他们的行动还颇有效果,星球的确向外挪了一点儿。

       但很快,当人们意识到玩法之后,企图真正操控星球的指令都失效了。这种失效起源于一位网络大V发布的一条动议。她希望人们在指定时间把一段她写好的指令集打包发送出去。这一行为的结果是,在那一时刻,她的像素自拍照被数千台行星发动机印在了星球的表面,而伴飞的自动卫星扎扎实实地拍下了这一画面。自此以后,行星发动机的指令系统,就变成了艺术创想的大舞台。

       在那一时期,你在任何时刻打开网络,都能看到现场直播的行星发动机运行实况。在大部分时间,你都能看到大地上用杂乱的光点铺出了一副巨大的像素画,而其中某些角落似乎具有规律,在试图表达什么图形。在节日时分,人们则会团结起来,调动全球的发动机,绘制一些覆盖全球的图案。

       这一过程持续了大约三千年。不论如何,他们的社会秩序总归在一点点恢复。尽管这颗星球依然走着醉汉一般的步伐,但至少在大部分时候都切实地向某个方向前进着,不再像之前那样原地打转了。

       然而,多么强大的技术都有耗尽的那一天。一台行星发动机停止了工作,随后是两台,三台……原先密密麻麻的光点逐渐暗淡,稀疏了下去。随着像素点的减少,当地人的创作激情也似乎随之坠落下去。到了最后,行星发动机彻底变成了孩子们的玩物。两群小学生放学以后互相看着不爽,就可以操控两台行星发动机,在天空中用等离子射流互相击剑,一决胜负。

       事实上,即使行星发动机没有损坏,这颗星球的流浪之旅也坚持不了多久了。过去数千年的重聚变反应所消耗的元素,已经把地面削掉了好几层,原本立在平地上的行星发动机全部变成了山脉的顶峰。更何况,在发动机损坏之后,她的命运,便也只剩下了在茫茫星海中漂流下去,直到吞噬自身。

       然而,过去千年所跳的混沌之舞并非全无意义。她的运行轨迹挡住了一些恒星的光线,使其亮度出现了完全不可理喻的变化。凭借着这一线索,联邦的探索队员们锁定了她。

       同时锁定这颗星球的,还有联邦内部的许多娱乐资本集团。他们敏锐地发现了其中的商业价值,决定斥巨资,在这颗星球地表再兴建一百万座行星发动机,直接把这颗行星的操控性与发动机像素画的清晰度提高了三个数量级。由于控制发动机的权利不归属政府,所以这些资本必须向当地公民租借发动机的控制权。在项目初期,一个终端时长一小时的指令租用,就足以让一个当地人轻松赚到一年吃喝不愁的钱。甚至有一家公司永久购买了一个终端,把它拆分成一万份,售卖给一万个有钱人。在任意时刻,这一终端的指令都等于一万名用户指令的算术平均和。

       最后,用当地人的一首小诗来总结吧:

       我知道,流浪的时代太长太长;

       我知道,启航的时代太久太久。

       有些人寻找新的故乡,

       而有些人则决定开始玩旋转球。

       至今,东方的地平线还未出现曙光,

       不过,我们也知道,

       美好的日子,它暂时还望不到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