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千禧年前,视觉上与精神上的赛博朋克都冲向了高峰,而在千禧年的第一个十年,它被卡在了一个将将过时,又没有过时到产生复古审美的尴尬阶段。在这个赛博朋克缺乏动力和活性,挣扎着寻求新可能的阶段,人类文明已经高歌猛进冲向了信息时代,似乎已经把“控制论”与“朋克”甩在了身后。然而当技术进步让绚丽的未来扑面而来的时候,我们发现赛博朋克再一次站在了我们身边,重新成为了热门的话题,甚至比以往更甚。这是为什么?在湮灭之后回归的赛博朋克,又变得哪里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