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大学
星北科幻协会:


天津大学星北科幻协会,
始建于1997年,
于2019年5月协办腾讯科幻高校巡回沙龙,邀请到张冉、阿缺两位老师与本校幻迷分享交流。


/
张启龙
天津大学船舶与海洋工程专业2018级本科生,
于2019-2020学年任天津大学星北科幻协会会长。
采 访 实 录
高校科幻:您是从什么时候、以何种形式接触到科幻这一领域的呢?您认为“科幻”是什么?
张启龙:小学三四年级,通过阅读接触。读的是《海底两万里》,以及在某本不知名出版社的《2003年年度科幻小说选》里读到罗隆翔老师的《寄生之魔》。我认为“科幻”是基于科学的幻想题材作品,旨在给予观看者审美体验、发散思考维度,不拘于软硬,更不宥于主题深浅。
高校科幻:您最喜欢的科幻作品是什么?有没有哪部科幻作品对您产生过很大影响?
张启龙:我最喜欢的科幻作品是丹·西蒙斯的《海伯利安》系列,也是这部作品给了我极大的影响:这部作品因其热烈厚重的文笔、跨度宏大的故事背景、多元价值的展现与丰满的各色人物均令我赞叹不已。
高校科幻:您加入社团的初衷是什么?
张启龙:寻找同好,找点乐子打发时间。


高校科幻:在科幻之外在工作中有好搭档、好伙伴吗?可以分享一下你们工作中的趣事吗?,社团是否也在进行着奇幻,推理等其他类型社团活动?
张启龙:我最重要的搭档自然是社团的各位部长,还有几位自发的热情高涨的社员。趣事一般发生在和部长们开会策划活动期间,话题时常被带偏,兴高采烈地吹水一晚上忘了活动的事。
高校科幻:在社团建设和活动中遇到过什么困难吗?是怎么克服的?
张启龙:社团建设和活动基本比较顺利,今年疫情导致线下活动不足就是最大的困难了,其他困难反而是出现在与校社团联疏通关系的过程中。想克服也只能去磨嘴皮子好说歹说把事情谈下来。


高校科幻:您觉得科幻社团的经历给您的学习和生活有什么改变?科幻又对您产生了哪些影响呢?
张启龙:对生活的改变并不明显,更像是多了一两个隐性的习惯,诸如每周末固定的社团活动、科幻新片上映时组织观影等,丰富了课余生活,也认识了新的人。而科幻对我的影响则主要集中在对我审美观的转变与思维角度的开拓。
高校科幻:很多科幻征文比赛都提倡所谓的“硬科幻”写作,您觉得我们是否在社团活动中也要追求“硬科幻”呢?
张启龙:没有必要,这里的“硬科幻”活动以我的理解是更严肃、更深层,对社团人员素质要求更高的社团活动,这对于占大多数的轻度科幻爱好者而言反而成了他们参加活动的障碍。
高校科幻:您觉得传承对于科幻社团来说重要吗?贵社有什么活动传统可以给我们大家介绍一下吗? 
张启龙:很重要。我所在校区的幻协建设之路坎坷不断,近几年才渐成气候,所以活动传统暂时还没有。
高校科幻:您觉得高校科幻迷们需要什么样的帮助?社团和民间科幻组织(平台)应该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张启龙:高校幻迷们长期处在“散兵游勇”的交流状态中,如果能有一些特定场合结识更多的同好乃至与景仰的科幻作家面对面将是莫大的帮助。社团和民间科幻组织的作用是在幻迷与作家之间牵线搭桥,尽力维系双赢的合作关系。


高校科幻:最后,您觉得科幻最吸引您的地方在哪里?有什么想对其他热爱科幻的小伙伴们说的吗?
张启龙:最吸引我的是那种专属于科学的浪漫与美感。想说的是愿大家都能坚持对科幻的喜爱,也祝各校科幻社团蒸蒸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