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邮电大学
科幻协会:


重邮科幻协会成立于2011年,
是重庆市最早成立的一批科幻社团之一。
经过十年的发展,
社团已经成为重庆地区最大的幻迷聚集地之一。
协会口号:
我们秉承科幻人的意志,
聚集在此,
向未知的世界发起挑战。


/
夏季禾,
重庆邮电大学18级本科生,
先后担任协会副会长、会长,
并留任会长至今。
采 访 实 录
高校科幻:您是从什么时候、以何种形式接触到科幻这一领域的呢?您一开始认为“科幻”是什么?现在“科幻”对您是否有了什么不一样的意义?
夏季禾:凡尔纳的作品不算的话,初中的时候在新华书店读到了《安德的游戏》,这应该是我第一次接触到科幻领域。那一刻我就知道,科幻会在未来很久的时间里陪伴我一起生活。
科幻小说陪我走过了我的初中、高中。最早,科幻对我而言只是小说的一个门类;现在的我看来,所谓科幻,就是在存在中幻想不存在。“如果……,这个世界将会变成什么样?”这个如果可以是删去或修改一条规则,比如时光倒流。可以是增加一些乐趣,比如精灵和魔法。形式也应该多种多样,可以是小说、电影、漫画甚至广播剧等等。
高校科幻:您加入社团的初衷是什么?从加入到现在,您觉得社团给您带来了哪些改变?
夏季禾:最初就是希望找到更多有相同爱好的朋友,毕竟科幻也挺小众的。这个社团也的确实现了我的初衷,认识了很多朋友,扩了圈,有了认识大佬的机会,也接触了更多优秀的科幻作品。
高校科幻:在工作中有好搭档、好伙伴吗?可以分享一下你们工作中的趣事吗?
夏季禾:有啊,本校的有协会的副社长,预备社长张同学。印象最深的就是百团大战招新那天,我和他用五分钟就完成了“见面——达成共识——成为同志”一整套流程,然后以一个新生的身份加入了我们纳新的队伍,一起向其他新生宣传社团。
还有就是来自其他高校科幻协会的朋友们,我们一起参加过活动,一起筹备了征文比赛,将整个重庆地区的幻迷整合成了一个大家庭。


高校科幻:在社团建设和活动中遇到过什么困难吗?是怎么克服的?
夏季禾:最主要的困难就是,虽然大家都热衷于追各种科幻作品,但参加活动的热情不高。我认为这也是大部分科幻社团,甚至所有社团共同面临的问题吧。
不过从社团的性质来说,它本身就是大家的兴趣在现实生活中的一个投影。大家的兴趣停留在作品上,那就多举办和作品本身有关的活动呗,影评征集,征文比赛,还有跟出版社合作,参加新书的发售和书评拟写等等。
高校科幻:社团一般都会举行什么样的活动呢?这些活动能够锻炼社员的哪些方面?对于您又有哪些成长?
夏季禾:就拿今年来说吧。因为疫情,社团往年举办过的一些活动并不能继续进行,比如观影会和科幻座谈会等等。不过,穷则变,变则通。线下的观影会办不成,那就办线上的观影会;征文比赛的颁奖典礼也可以用网络直播的形式举行;线上科幻沙龙也不少,比如大佬们的写作指导,还有线上的作品研讨会等等。
对于社员来说,大家通过这些活动能了解到更多优秀的科幻作品,也有了一个表达自己观点和见解的空间。参加活动一定要得到锻炼吗?我觉得有些功利主义了。能在充满了快餐式的娱乐的世界里,共同建立一个尊重思考,尊重想象的空间,这件事情本身就挺浪漫的。
高校科幻:我了解到贵社团已经有十年的历史了,有什么传承下来的活动和理念吗?您觉得传承对社团的发展重要吗?
夏季禾:其实社团这十年的历史也算坎坷,社长的交接也经历过几次断代,留下的传承也只是几张照片,还有写满了科幻作家签名的的旧社旗罢了。
我觉得,这本身就是一个缺少记忆的时代。昨天的经验拿到今天未必管用,反而会阻碍新理念的发展。科幻人的思想本就应该领先于时代,所以我认为创新比传承更重要。过去一年里我们办过的活动几乎都无章可循,但是也办得有声有色的。
高校科幻:社团与周边其它高校科幻社团的关系如何,平常会进行一些交流活动吗?
夏季禾:重庆地区的科幻社团一直很团结。许多活动都是几家科幻社团一起开展,比如去年我们和重庆大学,西南大学科幻协会合办了第六届“朝菌杯”征文比赛。科幻本来就挺小众的,聚在一起才能吸引更多爱好者加入。


高校科幻:在您看来,各大高校科幻协会处在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下?是什么造成了这样的现状,又有什么方法可以解决呢?
夏季禾:这个问题很尖锐,那回答得也尖锐一点。
我浏览了一下往期的社长专访,发现其实各大高校科幻协会的成员积极性都不高,社团缺乏活力,往往需要依靠举办活动来刷存在感。
当然也有生命力很强的社团,但往往是隶属于学生多,课余生活比较丰富的综合性大学。而对于学校的学生数量不那么多,社团的规模也不大的科幻协会(比如我们自己)。往往是一两个热血青年,用自己的活力和热情支撑起一整个社团,他们一毕业,社团就垮掉了。所以社团起起伏伏,甚至几次解散再重组。
我认为主要原因有二。其一是“附近”的消失。互联网重塑了人们的社交方式,不见面的社交,如QQ群、微博、空间、朋友圈,取代了社团活动这样的传统社交方式。大家不再需要从附近寻找同好,社团就不再那么有吸引力了。其二是抖音、和游戏这样的快餐式娱乐取代了传统文学的地位。科幻世界杂志社的老师们说,近几年世界科幻大会的参与者往往都是年龄很大的幻迷,新生代的幻迷数量肉眼可见的减少了。
兴趣减弱,活动单一,动力缺失。愿意付出时间和精力的幻迷越来越少,社团自然缺乏生命力。这是整个科幻届面临的问题,当然也是各大高校协会面临的问题。
解决方法,与原因对症下药,也有两条。
一是联合本地的高校科幻协会一起办活动。如果参加活动就能认识附近高校的同(xiao)路(jie)人(jie),那对不少人都有相当的吸引力。活动扩了规模,同学们也扩了圈。当然,这种活动的形式要更有新意,筹备起来也更困难。
二是开放思维。其实“小众”的一直是科幻文学,“科幻”这两个字可一点也不小众。近几年优秀的科幻电影(流浪地球、信条)、科幻游戏(量子破碎、2077),甚至科幻漫画(端脑)越来越多,“科幻”这两个字也走进了更多的人。为什么这些科幻电影和科幻游戏的点映会、试玩会上,反而缺少了我们科幻人的身影?
我曾经在很多场合(甚至姚海军老师面前)提出过这个问题,也许它尖锐到让很多人感到不舒服,但我还是要再问一次:
我们办的究竟是科幻协会,还是科幻小说协会?
高校科幻:如果可以给刚刚加入科幻协会的同学推荐一本书,你会推荐哪一本呢?可以说说理由吗?
夏季禾:《奥杜瓦伊峡谷的七个故事》。这本书收录了迈克·雷斯尼克的一些中短篇小说,构思精巧,引人深思。这本书最大的特点是有人情味儿,融入了很多对人类本身的思考,故事也没有什么很烧脑的设定。当然它没有《三体》、《银河帝国》那么广为人知,但是非常适合勾起一个新人对科幻文学的兴趣。
高校科幻:如果您的专业在科幻小说的世界里,你会给它安排一个什么样的设定呢?
夏季禾:我的专业是光信息,其实光本身就很科幻。炫酷,多样,神秘,时间随光速不变而变,波粒二象性又是很多硬核科幻作品的核心设定。
如果人可以直接识别光谱中的所有信息,那也许可以在几秒中之内读完所有的莎士比亚——只要看一段高信息密度的床头灯就可以了。想想就很酷吧。
高校科幻:您想对刚刚加入科幻社团的学弟学妹们说点儿什么呢?
夏季禾:这个世界很讨厌,有挂科,四六级,996和保不上研。也许我们无力改变那个讨厌的大世界,但我们可以一起构建一个只属于我们的小世界。一个没有争吵,没有压迫,没有歧视,只有爱好、友谊和天马行空的N次元。每当你厌倦了大世界的尔虞我诈,就回到这个只有朋友的次元放松一下吧。
高校科幻:最后,想对我们平台说些什么吗?
夏季禾:我觉得能让幻迷们聚集起来的平台应该越多越好,越亮越好,尤其在这样一个特殊时期。也很感谢这次采访,让我有机会回顾了一下大学社团生活,总结一下自己的经验和见解。衷心希望贵平台越办越红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