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财经大学
FOUNDATION科幻协会:


西南财经大学FOUNDATION科幻协会,
这里是西财科幻爱好者的交流场所,
无论是硬科幻还是软科幻,
无论是文学还是游戏,
你都可以在这里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
一起感受科幻的魅力!
为中国科幻的发展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
张剑俞
网名/笔名:lppp
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信用管理专业在读
爱好:一边手残一边玩动作游戏
一边羡慕一边读别人的文字
一边难受一边写自己的文字
游戏,读书,写作
人生理想:拿到银河奖(指个人奖)
采 访 实 录
高校科幻: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科幻的?您是如何定义“科幻”的?对您来说科幻意味着什么?
张剑俞:最早接触科幻大概是小学五年级,儒勒凡尔纳的《海底两万里》、《神秘岛》、《格兰特船长的儿女》,还有非常知名的《鲁滨逊漂流记》。喜欢科幻的契机应该是《海底两万里》这部小说,这部在现代意义上的“潜艇”的发明二十多年前的作品,给了当时的我极大的震撼,为我打开了科幻的大门。
定义“科幻”:科幻是一种以超现实的描写来表达作者的意识形态,或是对未来的想象,或是对现实的思考。科幻作品与奇幻作品最大的不同不是“是否存在某些科学设定”,而是“是否有着意识形态的输出,是否有着作者的思考”,这是由作品的创作出发点决定的。
对我来说,科幻是我的爱好。科幻意味着不拘泥于现实的、生长于想象力之中的美好愿望,意味着未来,意味着想象,意味着肆意的自由。
高校科幻:您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科幻社团的?社团最吸引您的地方是什么?
张剑俞:大一加入幻协。在此之前未接触过科幻社团。对于未加入幻协的我来说,社团最吸引我的,是“能够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这件事。因为我真的很想很想很想去结识一些真正热爱科幻的朋友,因为长久的自己的爱好非常小众的感觉并不是很好。我希望能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聊科幻。


高校科幻:当社长是一直都有的想法吗?
张剑俞:不是。当社长的理由大概是“前任社长觉得我合适”和“同届的别的同学觉得我合适”,以及“我自己想让科幻社变得更好”。    


 
高校科幻:当社长这期间有什么特别的体会?
张剑俞:社长并不是一个轻松而愉快的工作,尤其是在你非常想当一个“好”社长的情况下。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并不是人力能解决的,现实的阻力往往比想象中的大。科幻社也只是个兴趣导向的松散组织。
高校科幻:您最喜欢的科幻小说是什么?对您产生了什么影响?
张剑俞:刘慈欣的短篇我都很喜欢,最喜欢的是其中的《乡村教师》。对我的影响,大概是关于科幻文学的创作理念上的:一个科幻故事也可以很富有人文气息,一个无关于爱情的故事也可以讲得很浪漫。这是我的赞叹,也是自己的追求,希望自己也能创作出这么浪漫的文章。
高校科幻:您对科幻协会以及学弟学妹有什么期待?
张剑俞:希望学弟学妹能把西财幻协延续下去,能够在这里收获自己的一份快乐。


高校科幻:您在工作中有什么好搭档、好伙伴?可以与我们分享下您工作中的趣事吗?
张剑俞:目前为止还没有,一般能自己做的工作都自己做了。以后会有更多的需要多人合作进行的工作,希望能找到好搭档吧。也没什么有趣的事情,希望以后能在社团工作中碰到什么有趣的事情吧。
高校科幻:我了解到,贵校科幻社团位于科幻之都成都,请问社团与周边其它高校科幻社团的关系如何,平常会进行一些交流活动吗?
张剑俞:关系挺好,日常互相水群。交流活动很少,曾经有过和川大的线上读书会,但是结果非常地失败,很不理想。以后会有更多的共同活动的,已经提上日程了。
高校科幻:我了解到社团正在进行第四次征文活动,那么在征文的过程中你们会更偏爱大家所认为的“硬科幻”作品吗?还是有着属于自己社团的征文特点?
张剑俞:实际上是第二十次征文活动,并不是第四次。比起“是不是硬科幻”这个话题,更为基础的“是不是科幻”更值得重视。因为现在的征文中的“童话故事”和一点都不科幻的作品越来越多了。写作并不是简简单单地叙述出一个故事,一个没有人文关怀的文章是非常失败的,可是现在很多的作者就陷入了这样的怪圈,结果并没有做到“科幻”,也没能讲出一个好的故事。共勉。“征文特点”目前我还没有发现(可能是因为基数太少了)。其实,能交征文就已经是一件值得鼓励的事情了,真正能写出一篇文章的人,不论文章好坏,都很厉害了。
高校科幻:最后有什么特别想说的吗?
张剑俞:希望西财幻协能越办越好,希望中国科幻能越来越好,希望自己的写作水平越来越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