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科幻爱好者协会: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科学爱好者协会(ZUEL Science Fiction Association,ZUEL SFA)
成立于2016年9月23日,
由热爱科幻、喜欢科幻文学和影视的财大学子组成,
以“崇尚科学,放飞幻想”为宗旨,
以“科幻为主,科普为辅”为理念,
为本校科幻爱好者提供平台进行科幻交流、资源共享,
面向全校学生开展科普活动,目前协会成员已有百余人。


/
刘逸凡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19级本科生,
湖北广水人,
生长于晓南湖滨、黄鹤楼下,
向往着星辰大海、时空无垠。
于2020-2021学年
任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科幻爱好者协会会长。
想过吉良吉影一样平静的生活。
采 访 实 录
高校科幻: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科幻的?对您来说科幻意味着什么?在您的生活和学习中扮演一个怎样的角色?
刘逸凡:和科幻的“第一次接触”当然是大家小时候都会看的凡尔纳和威尔斯啦。由于我生活的小城相对闭塞,周围的人几乎没有对科幻感兴趣的。初中的时候在网上发现了《三体》,受到了极大的震撼,看完后迫不及待地跑去问同学:“你看过《三体》吗?”他很奇怪地看我一眼:“没有,但我看过二逼。”后来在高中认识了一些对科幻感兴趣的同好,在无数个无聊的晚自习里萌生出想写点什么东西的年头,并且意识到科幻和推理两种文类对创作有特殊的帮助,于是去买了一本《大师的盛宴》和最新一期《科幻世界》,从此科幻陪伴我度过了枯燥的高中岁月,直到如今。也许偏僻之地更适合仰望群星。科幻之于我,也许只用经典的FIAWOL便可形容:fandom is a way of life。
高校科幻: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科幻社团的?在社团里您收获了什么?
刘逸凡:高中没有社团,也是进入大学才开始接触的。最主要的收获还是认识了一些有意思的人吧,多多少少寻求到了一些归属感。


高校科幻:我了解到贵校社团进行过科幻三行情诗征文等活动,那么社团目前的创作氛围如何?有固定的笔会和周期性的会刊吗?
刘逸凡:有一定创作氛围,时常进行主题征文、故事接龙之类,但通常是即兴创作,达不到笔会和会刊的程度,未来希望能在这方面有所改进,争取把会员们的创作整理起来,每年出一期会刊吧。


高校科幻:我了解到您是刚上任的社长,那么当社长是一直都有的想法吗?同时对科幻协会以及学弟学妹们有什么期待?
刘逸凡:不是,只是社团里没人接锅而已(?)。希望协会能得到更多的支持,开展更多有趣的活动(高强度整活),如果能邀请到一两位作家来我们学校做讲座就更好了。也希望师弟师妹们能够更加活跃,积极参加和策划各类活动,招进更多的小孩,如果未来协会能走出一两位小作家就更好


高校科幻:社团与周边其他高校科幻社团的关系如何?平常会进行一些交流活动吗?
刘逸凡:最近一段时间和周边其他高校社团的交流不是很多,2017年协会参与过华中师范大学的“泛银河系含漱爆破液”和武汉高校作品征集赛,我校两名同学的作品《十年》、《超膜广播》荣获前三。目前正在积极联络川大、武大、华科的幻协(指混进他们的群里当内鬼),也准备尝试着和附近的华农、华师、武汉理工、中南民大等高校的幻协建立联系,希望能联合他们开展一些活动。因为当前各高校幻协在经费、活动审批方面或多或少都存在一些困难吧,团结起来才能把活动办得更好。


高校科幻:您参加过哪些科幻活动?这些经历对您的管理社团或者其他方面有什么影响吗?
刘逸凡:很惭愧,参加过的科幻活动仅限于社内的集体观影和征文,如果不算约饭团建的话。影响可能就是让我更熟悉社团的大家吧,也从师兄师姐身上学到了很多。
高校科幻:我了解到贵社团已经有四年的历史,在这个过程中又什么传承下来的活动和理念吗?您觉得传承对社团的发展重要吗?
刘逸凡:传承可能就是水群时从来不水科幻(?)。因为疫情原因许多线下活动没办法开展,一些初步形成的传统可能就这样中断了。传承对社团的发展当然重要,社团的灵魂就是在传承中逐步形成的。


高校科幻:您最喜欢的科幻小说是什么?有没有哪部科幻作品对您产生过很大影响?
刘逸凡:雷•布拉德伯里的《夏日遇见狄更斯》,这部选集和选集中的同名作品都是我最喜欢的,虽然他的很多其他好作品没有被选入这套一共四本的选集,比如《浓雾号角》。喜欢的原因是这部选集中的大多数作品都很温柔,像散文诗。其实只要科学性、思想性、文学性任一突出的小说都很喜欢。可能由于专业原因吧,思想性在这三者中处于最高优先级,尤其是关注社会问题的科幻小说。哈兰•埃里森的《“忏悔吧,小丑!”滴答人说》和弗雷德里克•波尔的《世界底下的隧道》是我思考一些社会问题的起点。
高校科幻:我了解到您的任职规划中有“努力完成社团由个人联系向兴趣联系转变”一个目标,那么如果向新加入的成员推荐科幻小说您会选择哪一本呢?推荐的理由是什么?
刘逸凡:很难选择,毕竟众口难调,我个人的喜好也只是随缘安利。对于刚刚入门、想要进一步拓展视野的同学,我会推荐大刘除《三体》外的一些最经典的作品,例如《山》《超新星纪元》《球状闪电》;或者黄金时代的经典作品,比如克拉克的《与拉玛相会》《神的九十亿个名字》等。对于追求文学性的同学,我可能会推荐韩松、布拉德伯里或者PKD。对于追求技术细节的同学,我可能会推荐《月球城市》或者金•斯坦利•罗宾逊的“火星三部曲”。对于关注社会的同学,我可能会推荐陈楸帆的一些作品,比如《荒潮》。其实如果不限定于小说的话,我特别想安利大刘的随笔集《最糟的宇宙,最好的地球》和詹姆斯•冈恩的《交错的世界——世界科幻图史》。不管你喜欢什么,都可以依据这两本书对科幻的发展历程有一个基本认识。
高校科幻:在社团建设和活动中遇到过什么困难吗?是怎么克服的?
刘逸凡:最大的困难就是没人水群(划掉)。同样是因为疫情期间无法开展线下活动,许多老会员就逐渐淡出了社团活动,为了扭转这一状况,我们建立了对接机制,协会管理层的每位成员对接几位新同学,保证每次活动通知都能够推送到人,同时也可以拉近不同届会员之间的关系。
高校科幻:最后有什么特别想说的?
刘逸凡:Live long and pros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