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华大学
极星科幻协会:


南华大学极星科幻协会,
由南华大学团委领导,
校学生会社团联合会监督的文艺类社团。
协会宗旨:
通过社团内成员的团结协作,
培养我校在校大学生对科幻的爱好,
提高学生们的综合素质和对科学的了解,
提高在校大学生的想象力、创造力。
在隔着无数时间与空间的泛科幻宇宙,
有着一颗名叫极星的星球。
依托着整颗星球资源的极星造物们,
以其巨大的脑洞创造出无数点歪科技树的文明。
极星众造物将其肉身投影在南华,
将其庞大的思想悬挂于虚拟空间,
一起思考着生命,宇宙以及未来。


/
蒋炫玮,
南华大学临床医学专业在读生。
于2019-2020学年担任南华大学极星科幻协会会长。
爱好打游戏,喜欢解放军!
梦想成为一名医学院士!
采 访 实 录
高校科幻:您是因何加入科幻社团的呢?在加入社团前有对科幻有什么了解吗?
蒋炫玮:我加入咱们极星科幻协会实际上是个偶然。社团招新那一天,我恰好是一位学社联的工作人员,而恰好在我工作结束后,遇到了我军训时遇到的好朋友,是他拽着我四处闲逛,然后我就稀里糊涂地加入了科幻社团。当时对社团这个概念没什么了解,但对科幻还是挺喜欢的。
我第一次接触科幻小说,是因为学校的要求,在目录中选择一本名著进行阅读,而我选择的恰好是凡尔纳的《海底两万里》。也正是这一本书,让我觉得原来还是有些书不那么枯燥的。当时还没有对科幻的概念,但却已经表现出了对科幻的喜爱。那时,我家还没有电脑,所以我经常和志同道合的好朋友一直讨论为什么地核是热的之类的问题,用自己所学的知识再加上适当的想象来揣测一些自然现象。有时候经常会因为理解不同而面红耳赤,这应该就是我最早对科幻的了解了吧。后来,陆陆续续地听到一些科幻影视大片,大部分打打闹闹的影片并没有能够激发我的兴趣,我最喜欢的还是可以用科学来推测却还不能证实的玄而又玄的科幻猜想。
高校科幻:您在任期间觉得极星协会成功举办的哪项活动最让您满意,您是如何组织并推动活动的进行的呢?
蒋炫玮:在我任期举办的活动里面有一个最令我满意,那就是为了大家在疫情期间享受到在社团的乐趣,我特意向其他高校的科幻社团学习的“科幻故事接龙”活动。在疫情期间并不需要很大的宣传,大家在家里呆了挺长时间,急需要新鲜事物来缓解居家不出的无聊感,也因此本次活动并不需要很大的宣传就吸引了同学们的关注和参与。而我们只需要拟写一个开头,确认科幻故事的大致背景,剩下的就由其他可爱的同学们自由发挥啦。毕竟就算你参与了故事接龙,你也不知道这个故事后续会进展到哪一步,所以大家都很关注故事的发展。在当时,就这个活动,在我们社团群里聊得如火如荼。
高校科幻:您觉得科幻协会在招新时如何做会吸引更多的同学来加入,科幻协会的长远发展最重要的是什么?
蒋炫玮:关于在招新时如何吸引更多的同学加入这个问题,我还是有点自己的看法的。当时刚上任的第一个任务就是社团招新了,当时也是我们学校学分到梦空间制的第二学期,那么就得好好利用这个学分制度啦。吸引了同学们过来以后,我们就会拿出我们社团的特色出来,让他们心甘情愿加入社团。在我们学校,科幻还是一个很小众概念,大部分同学的兴趣都没这么高,因此如何引发同学们的共鸣就很重要。而有些人对科幻大概念没什么了解,但是他(或她)肯定看过科幻电影或者科幻小说,而这正是吸引同学们加入科幻社团的契机。如何在百花争妍的百团大战中让别人一眼看到自己并留下印象,突出自身特点就很重要。相较而言,科幻社团比其他社团能够包含的东西更加广泛,也更加奇特。也因此虽然科幻社团的发展需要硬核科幻,但却没必要拘泥于硬核,毕竟森罗万象也是科幻的特点。
对于科幻协会的长远发展来说,有一群真正热爱科幻的同学在一起很重要的。毕竟孤掌难鸣,独木难支,有一群热爱科幻的同学们,这样的科幻社团才算是真正的科幻社团,这是社团发展的基础,不然科幻社团则形同虚设。由此可见培养并激发社团成员对科幻的乐趣才是最重要的。愿意加入科幻社团的同学们,必定对科幻有所了解,再不济也对科幻有那么一丝兴趣。而社团活动正是激发并保持大家对科幻热爱的桥梁。如何举办出大家都喜欢的,参与度高的,并能够切实感觉到科幻魅力的活动也是科幻社团管理层所需要考虑的。此外培养大家对科幻的热爱,线上线下活动都需要兼顾。
高校科幻:您在社团管理中有遇到过什么困难吗?在新的成员进入协会时,您会用什么样的方式让大家互相熟悉呢?
蒋炫玮:很大的困难实际上没有,比较小的困难也都忘了,就当作没有啥困难吧,嘿嘿!
新成员进入协会后,让大家互相熟悉的方法当然是开面基大会啊。面基大会上我们当时可是准备了瓜子,小零食之类的很多好吃的和饮料哦!这些都是方便大家能够无拘无束地洽谈。面基大会上大家的自我介绍可不能少,自我介绍和其他比较官方的事情结束之后就是一起玩游戏了。我们准备了UNO和剧本杀等游戏,大家一起玩游戏也是让大家熟悉的方法哦。
高校科幻:协会举办观星活动和天文知识的科普活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从前期的宣传到最后收尾工作您是怎么样协调成员们的合作分工的呢?
蒋炫玮:观星活动的话,三代目的时候就开始了。我是四代目,只能算是延续吧。不过天文知识的科普活动倒是从我这四代目开始的,大概是从2019-2020上半学年招新结束三周后进行第一次的科普活动。
我们这一届的理事层就五个人,所以基本上从前期的宣传到最后收尾工作也都是我们这五个人。策划和天文知识的科普活动都是社长负责,线上线下宣传是由宣传委员负责,物品采购由两位副会长负责,团建工作由团支书负责。活动总负责人是社长,所以收尾和总结也是社长完成。
高校科幻:为什么会想到举办观星等天文活动呢?在这些活动中成员们的参与积极性如何?您觉得此类活动带给协会和成员们的收获是什么?
蒋炫玮:这其实算半个传统,首先很多科幻和星空密不可分,其次我们协会有一个属于星空的科幻故事,一个关于极星人的故事,再者我们协会的口号也是“星空之下,你我同在”。所以对于我们来说,科幻和星空其实是一家,对于科幻的喜爱也有部分是来自深邃的星空的。三代目可是有办过观星的活动的,有了前例我们自然会继续办下去。
在这些活动中,成员们的积极性都很高啊!举个例子,在第一次进行天文科普的时候,由于我自己也是个业余爱好者,对于天文的计算和推导也是很局限的,但很多成员在讲课时会对我所说的进行补充,进行讨论之类的,参与度就很高;在进行观星活动的时候,哪怕是晚上寒风阵阵的,也有很多同学愿意跨校区来参加活动呢!
高校科幻:因为今年疫情原因,您最遗憾没举办的活动是什么?这项未举办成功的活动是您在任期间创新提出的还是每年都会有的传统活动?您期待在今年看到这项活动的举办吗?
蒋炫玮:最遗憾没办的活动是一日“科幻节”活动。这项活动是由三代目社长提议的,本打算在19年下半年进行举办的一个大型的科幻类活动,是我们这一届的创新活动并打算变成以后每年都举办的传统活动。可惜才策划到一半就胎死腹中了。
我当然很期待能在今年看到这项活动的举办!到时候就算我去见习了,我也要回来参加这个活动,毕竟挂念已久。
高校科幻:在协会招新时,您最想问新成员的问题是什么?您觉得对想要加入协会的同学要有怎样的要求?
蒋炫玮:在协会招新时,我最想问新成员的问题是今后愿意加入协会的理事层一起帮助建设协会嘛?虽然不要求想要加入协会的同学一定要选择积极的回答,但是越是有积极的回答越好呀。
对于想要加入协会的同学要求吗?我觉得其实没啥好要求的,最多就是积极参加活动,继续热爱科幻,继续发挥你的想象力在科幻的星空中遨游就可以了。
高校科幻:在第一届星火杯时同学们的积极投稿让您有什么样的感受,协会在推动科幻征文活动时会遇到什么样的困难,您是怎样解决的呢?
蒋炫玮:第一届星火杯时,同学们的积极投稿让我觉得原来还是有很多同学们都是了解科幻的,愿意进行科幻创作的,我们当时可是很高兴的。也为能为高校科幻的发展,为全国科幻的发展,尽一份自己的微薄力量而开心。其中我们还发现了很多招新的时候没发现的科幻铁粉呢!
推动科幻征文确实有遇到过困难。毕竟星火杯当时是第一届,没有那么多人知道,据我了解,大家对高校科幻的认识其实也蛮少的,所以在这项活动的宣传上还是有点难度的。当时,我们不仅将星火杯的丰厚奖励放在大家都能第一眼看见的地方,还将这个活动发布到我们学校的到梦空间和学校某些新媒体公众号上。我觉得这些方法都是挺能够吸引人的,特别是当时大家为了学分都一门心思扑在到梦空间,这个时候在到梦空间上发布活动的宣传效果很足!
高校科幻:您对协会以后的接班人们有什么期望?对于进入到协会的新成员们您有什么想对他们说的吗?
蒋炫玮:我希望接班侠们能够好好对待我们可爱的极星科幻协会~多多带领同学们在科幻和星空中尽情的遨游,发挥自己的想象力找到属于自己的科幻星空。
对于加入协会的新成员,我想和你们说:虽然我没见过你们,但是我和老会员们还是你们最好的老大哥!要是接班侠们有啥令你们不高兴的地方,记得和我们在我们的极星QQ群里面说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