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中师范大学
科幻协会:

华中师范大学科幻协会,
成立于2006年,
其成立初衷是为华师科幻爱好者提供一个交流平台,
并且通过每年的科幻文化节,
向校内校外人士介绍国内外的科幻作者、科幻作品,
同时吸引对科幻有兴趣的新朋友加入。


/
张郅
华中师范大学马院思政教育2017级学生,
华中师范大学科幻协会2019届会长,
高校科幻平台编委,
科幻文化传播与研究课题组副组长。
采 访 实 录
高校科幻:我了解到您真正接触科幻其实是比较晚的,且是通过速读视频的方式正式了解科幻。那么在逐渐认识科幻的过程中没有特别的体会?
张郅:其实哪怕到现在我对于科幻作品的了解也一直在主流外打转转,对于奇幻、玄幻、科幻、克苏鲁、SCP这些元素都不怎么区分的。除了在征文比赛做评委的时候阅读来稿(这样接触到的科幻作品还“正统”一些),哦,最近还为了备课必修一《中国梦》部分去读了大刘的《超新星纪元》,其余的能记起的就是E伯爵的《异乡人》、P大的《残次品》、或者有些人觉得《诡秘之主》也算科幻?其实我按照分类,可能算是科幻圈最边缘的一群,主要还是感受科幻这种文本中人类命运的无限可能吧。
高校科幻:您觉得通过这种方式认识科幻,科幻对你有着什么特别意义?科幻又在你学习与生活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张郅:科幻元素本身对于我的启发其实不在于它是不是被定义的“科幻”,合乎逻辑的幻想、对于人类未来可能性的猜想、在不同地理历史世界观里如何生存的构想、对于未知和远方的探索,这样的精神是最打动我的。从实际生活来说,共同的爱好在科幻协会和高校科幻组织的帮助下让我接触到很多非常优秀的人,如果不是科幻我不可能认识这么多鲜活有趣的灵魂。
高校科幻:我了解到刘慈欣的小说《山》给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么您是否也曾经觉得自己陷入某种处境或情景,就像《山》里面的男主面对困境一样对生活与生命不停地探索?
张郅:绝对不会!我其实是个遇到难一点的数学题都不会去挑战的人。这里就不得不提到matthia的《请勿洞察》,看名字就知道是篇网文哈,不过没有感情线,大家都可以去看看。作为拓荒者的主角在高视野的时候得到的启示:请勿自视、请勿洞察、你看到它的同时它也能感觉到你、洞察即地狱、“不能察觉,察觉就会被发现;不能松懈,松懈就会被抓住;不能看,也不能不看;不能害怕,又必须警戒”……我立马缩成乌龟,没有任何探索和攀登的欲望。实际上我喜欢《山》的原因是一个人缺什么就越爱什么,我个人的龟缩和我认为人类的进步在于探索之间并不冲突。人类的发展必然是无尽的探索,虽然我们不知道这样的探索会带来什么后果,但是还是永不止步,这就是人类能够发展至此的原因吧。展现这种探索精神其实是科幻作品的重要使命。
高校科幻:作为华中师范大学科幻协会前会长,您觉得深入到一个组织、机构当中,跟很多人一起工作,其情感体验和工作态度与单独从事科幻相关的工作有哪些不同呢?
张郅:其实在科幻协会的活动经历对于我来说,更多的还是责任感的驱使,各种活动还要受社联一些无理要求的制约,要催一些鸽子成性的社员参加活动,还有一些不做本职工作的理事会成员,一提到社里的事情基本上如果不是责任心驱使恨不得甩手不管那种。很多人喜欢那种和兴趣相同的人一起工作的感觉,哪怕不搞活动在群里聊聊天也是好的,但是我上面也提到了,其实我对科幻爱好的部分相当边缘,所以就和大家其实没有很多共同语言,在社里呆着没有自己单独去相关活动,比如自己去第二届科幻影视论坛做线上志愿者来得自在。
高校科幻:我了解到您大部分与科幻相关的活动都是学校幻协组织的活动,那么在您担任会长期间,贵校科幻协会举办过哪些活动呢?是否也会有一些让您觉得情感比较复杂的活动经历呢?
张郅:我担任会长期间,上半学年先去联络文学社把第二届华中师范大学科幻征文比赛做出来了,因为我上一年在社里做外联干事的时候和上一届理事会成员一起策划了第一届华中师范大学科幻征文比赛,还是希望这个比赛能够和科幻文化节一样成为我们的活动传统。本来联系了一些友社策划了很大的科幻越野活动,准备充当下半学年的科幻文化节活动,结果赶上疫情,别说室外活动了,学校都回不来,这个计划也就搁置了。情感复杂的话没有,就是有个夜跑活动然后一个社员都没来,就很沮丧,大家还是聚餐干饭积极些。

高校科幻:作为前会长,您在管理社团方面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吗?当社长的这一年有什么特别的体会?
张郅:找好接班人,这一点真的是生存型小社团最重要的,只有在学期末给社联交过材料的人才知道有多繁琐,本来兴趣社团的凝聚力和行动力就不强,如果没有一个靠谱的接班人,可能连个敷衍社联交周记交考评材料的人都没有,考评不过社团会被强制整改甚至解散的啊,把社团延续下去不能在某届断了传承,再聊发展的问题。一个靠谱的接班人带领活跃社员组成的社团核心其实才是社团活动的基础。

高校科幻:社团与周边其它高校科幻社团的关系如何,平常会进行一些交流活动吗?
张郅:除去在江城的水群和迫害白老师之外,和武大、华科的会长有一些线上的联系,本来打算是以武大为首2020年搞一些事情的,现实情况是我们十一月才解封,还是防疫为先,大家的计划就又搁置了。不过我们新会长郑骧羊很积极和周边学校科协联络,上个月初,刚去华科参加活动,在他这一届,华师科协和武汉其他高校科协关系必定突飞猛进,有望回到2016年的外联活动巅峰。不过按武汉目前的活动情况,没有其他的大型活动,仅靠高校间的联络,武汉的科幻氛围是没办法与武汉科幻迷的需求相匹配的。
高校科幻:您目前面临毕业,对科幻协会以及学弟学妹们有什么期待?
张郅:想个比较近的期待吧,今年能在社团评定里面拿到四星社团,我们曾经也是十佳社团的强社啊。
高校科幻:科技已经成为我们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如果让你来选择,你愿意放弃使用所有机动车辆、通信设备和电脑,还是一只手?为什么做出这个选择呢?
张郅:我选择放弃使用通信设备,因为我自己找的工作离家也不远,要去的那个小学校就是四四方方的楼围一个小操场,通信基本靠吼应该也没多大影响,而且多爽啊!社恐不用担心接电话了,打工人也不用天天下班后还要被迫在微信上处理信息,和其他朋友沟通的话,书信多浪漫啊,大家发信前肯定还会斟酌语言,少说些仇者快亲者痛的话。
高校科幻:如果您向刚接触科幻的同学推荐一本科幻小说,会推荐哪一本?其原因是什么?
张郅:每个人的喜好也不同,但是从科幻新人借助一套书作为谈资混入社群的出发话,《三体》、《北京折叠》这种获奖大作其实就很适合入门。或者先从大刘的短篇,比如《鲸歌》《山》《微纪元》,思想都很深邃,可读性也比较强。
高校科幻:您有特别喜欢的科幻电影吗?您在欣赏科幻作品时是否会出于科幻迷的本能分析其情节是否符合科学原理呢?
张郅:《环太平洋》,设定集和美术都很戳我。不会,我个人的观点是,电影的语言不仅仅是靠对话和情节,很多是靠色彩啊构图这些画面或者音效体现的,作为观众,在导演的指引下去感受这个故事,只要不出戏,在观影时间里面尽可能少做思考,观影结束后再去细品。文学作品更是,故事线的展开依托一些新奇的世界观设定,只要能够自圆其说,纯文科生其实也不懂一些太专业的科学知识,除非他就是情节不合理到违背常识了,那不仅科幻迷,任何一个观众都会来一句:“这不科学”吧。
高校科幻:除了科幻,您平时还有什么兴趣爱好?
张郅:看上面的部分书单就知道什么爱好啦,也就宅着看看小说,还有时候会做些手工之类的。本质是个很宅的人,自己不产出只擅长哈哈哈哈哈哈哈。
高校科幻:了解到您之前也参与过“社长专访”的采访工作,现在自己也作为受访对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呢?
张郅:现在“社长专访”的内容会专业很多,但是还是很受局限,这是社团的问题不是采访工作的问题,因为除去北京、上海、成都、重庆这些科幻氛围浓厚的地区科幻社团活跃,参加大型科幻活动较多,社团之间联系密切,很多科幻社团没有自己的活动传统,社长也缺少可以分享的管理经验,或许之后这个板块可以涵盖一些高校社团出身的科幻从业者或者可复制发展经验的其他兴趣社团。
高校科幻:最后有什么特别想说的话?
张郅:文杰学长辛苦啦!我爱高校科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