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大学
科幻协会:

山西大学科幻协会,
成立于2017年9月,
接受山西大学学生社团联合会与山西大学校团委领导。
这是由山西大学内一群科幻小说、科幻电影与未来学理论爱好者携手共建的一个社团。
乘着科幻文化越来越为人们所熟悉、科幻大片频频占领荧幕、刘慈欣先生成为中国骄傲的时代东风,
我们这样一群有梦青年,怀揣着让科幻文化在三晋大地生根的理想,
携手同行,戮力同心,会用电影放映、图书借阅以及各种大型活动,让同学们领略到科幻文化的魅力。

/
毛浩然
出生于1998年,山西大学科幻协会前会长,
喜好读书、策略类游戏、日本动画,
从小学三年级开始接触科幻文化。
采 访 实 录
高校科幻: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科幻的?对您来说科幻意味着什么?在您的生活和学习中扮演一个怎样的角色?
毛浩然:大概小学三年级,那时候父亲在书摊上淘了本《小灵通漫游未来》,算是我的科幻启蒙作品吧。科幻作品对我来说是一种阅读和娱乐的兴趣偏好,算是生活中一个用于交流和调剂的重要元素。
高校科幻:我了解到,贵校科幻社团的诞生拥有与其他科幻社团相比独特的经历。那么在这种情况下,社团从成立到此后规范化、规模化的过程中,又有着哪些令人印象深刻的故事呢?
毛浩然:山西大学科幻协会最早是脱胎于本校天文协会的一个讨论小组,后来演变成了一个QQ群,这个群里的一群科幻爱好者最后在我的牵头下,共同创立了科幻协会这个社团。成立之后一开始是按学校规定,处于试运行阶段,费了一年才考核转正成功。协会一开始可以说和隔壁天文协会是一套班子两块牌子,很多部门的部长都是两头挂职,甚至有时候办活动都在两头跑,不过这恐怕对很多科幻社团来说也不罕见,很多科幻社甚至也同时是本校的天文社。

高校科幻:今年你们开展了第一届“星霜杯”科幻征文大赛,此次科幻征文大赛的参与热情很高,复评成员邀请到了很多优秀的科幻作家。在开展此次征文大赛中,你们有遇到过哪些困难呢?又是如何克服的呢?
毛浩然:困难从来都在于拉人写稿投稿,因为人都是很懒于动笔的,有时候水群的时候迸发出很精彩的脑洞是一回事,铺开成一个有血有肉的故事又是一回事。想克服就只能不断地去找答应投稿的人催更了。
高校科幻:社团宗旨中“在中国幻想文学飞速发展的年代”,那么您觉得这个“年代”可以如何定义呢?为推动中国科幻的传播普及,现在您对科幻团体有什么样的期待?
毛浩然:中国的科幻文学乃至科幻产业这十年来确实是影响力在不断地扩张的。科幻现在从一个小众到很多人并不了解的亚文化发展到被广为人知且拥有大量爱好者,这也是个不争的事实。
有更多的作品出炉,有更多的创作者涌现出来,有更高的话题讨论度,这都是“幻想文学飞速发展”的一种表现吧。科幻团体现在数量上是在扩张的,但希望科幻团体能够更多的从兴趣讨论组成为有创作力的同人团体吧。
高校科幻:作为前社团社长,在社团这两年最难忘的事是什么?在管理社团方面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吗?
毛浩然:最难忘的事可能是18年招新吧。17年招新的时候因为种种原因不在,所以18年社团招新的时候我是全程守在摊位上的,一天下来从学生到教师,很多人都对我们这样一个社团有一定兴趣,新人对科幻的了解也有超乎我意料的地方,有几位对招新趣味题的答正率相当高,以至于之前以为很难送出去的礼品都通通送出去了。管理方面,只能说尽可能坚持每周办活动吧,社团从来都是靠活动维系着的,无论是出于什么需要,有能力就多办活动总是好的。

高校科幻:您对本校科幻协会以及学弟学妹们有什么期待?
毛浩然:希望社团能长期存在下去,能把自己之前策划的一些活动坑填上,希望能有更多创作能力的后来者发展壮大我们的社团。
高校科幻:如果向刚接触科幻的同学推荐一本科幻小说,您会推荐哪一本?其原因是什么?
毛浩然:张冉的《炸弹女孩》,算是一本短篇集。新人入手一般我推荐都是读短篇小说集,因为人的口味是多样性的,而一本短篇集里的小说往往覆盖了一个作家的多种风格,通过一本短篇集,多多少少能让新人认识到自己对科幻的哪些方面感兴趣。而张冉是我比较推荐的作家。
高校科幻:我了解到,社团目前线下活动的范围还仅存在于校内。您对协会线下活动的创新有着哪些建议与期待呢?
毛浩然:多出去走走多出去看看,能和其他社团搞一些科幻题材的话剧或者室内情景短剧也好,甚至去漫展出点科幻主题的cosplay也好,总之把社团活动搞热闹一些吧。
高校科幻:您最喜欢的科幻小说是什么?有没有哪部科幻作品对您产生过很大影响?
毛浩然:《玩家一号》,也就是电影《头号玩家》的原作,文字比较爽快,用作者自己说的话就是“一本写给流行文化的情书”。比较大的影响,起点写手远瞳的《异常生物见闻录》吧,对三观塑造还是比较正面积极的网络科幻。

高校科幻:除了科幻外,您平时还有什么兴趣爱好?
毛浩然:读读历史军事,玩一些策略类游戏,看看日本动画。
高校科幻:最后有什么想说的话?
毛浩然:希望科幻社团们能长久地存在下去,发展下去,壮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