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工业大学
斛兵群星科幻协会:

合肥工业大学斛兵群星科幻协会,
成立于2013年4月10日,
是正在快速发展的高校科幻组织。
协会内设立了COC游戏分会等机构。
曾在2015年8月参加科幻星云网联合征文活动,
编排并演出了同名小说改编舞台剧《朝闻道》。

/
汪欣宇
合肥工业大学无机非金属材料工程2016级本科生
2017年6月到2018年6月任斛兵群星科幻协会会长
“燎原计划“第一期学员
采 访 实 录
高校科幻:当初是由于何种契机您开始喜欢科幻?还记得自己的科幻启蒙吗?
汪欣宇:小时候在课外书上看到了《海底两万里》,可能是严格意义上我最早接触到的科幻作品。高中的时候我开始接触日本ACG文化,喜欢上了《命运石之门》、《心理测量者》这些科幻动画。但我真正意识到科幻作为一个独立类别存在的特殊性以及喜欢科幻本身是从高三时接触《科幻世界》和《三体》开始的。对我来说科幻是一个结合了幻想魅力与现实价值的美妙世界。
高校科幻:在您心中,“科幻”二字如何定义或理解?您觉得科幻最吸引人的地方是什么?
汪欣宇:我对科幻的定义比较宽松,科幻=科学+幻想。但是只是运用科幻元素而不是围绕科学技术及其影响本身进行阐述的作品我称为“泛科幻”。我认为专注于科学技术及其影响本身来进行展开就算是比较正统的科幻了。当然,不要求核心内容一定是科学技术本身,但是科学技术的影响会在作品里占有相当的比重。我觉得科幻作品里的科学技术不要求贴合现实,但是要做到符合自身世界观的逻辑。
我觉得科幻最吸引人的地方是对宏大命题、新奇命题和一些人文命题的深入关注与探讨;瑰丽的幻想对想象力的突破;对未来的展望与思考;相比传统文学更加贴近年轻一代的文化环境。
高校科幻:您最喜欢的科幻作品(科幻作家/影视作品)是什么呢?
汪欣宇:果然还是想要答《三体》,《三体》让我产生了对科幻这个题材的喜爱,也让我看到了一些全新的角度。除去《三体》以外,我很想介绍一个相对冷门的作家——威廉·吉布森,以及他的作品中相对冷门的作品——《全息玫瑰碎片》短篇小说集。《全息玫瑰碎片》及同系列作品里面对于赛博朋克的一些早期构想震撼到了我,这种震撼对我来说甚至比更加出名的《神经浪游者》与《银翼杀手》更加强烈,是对想象力的冲击。        
高校科幻:您当初为什么想要加入社团呢?担任社长是一直就有的想法吗?
汪欣宇:大一社团招新的时候,我看到了无人值守的科幻社招新点,心里莫名有种触动,于是去招新点扫了幻协群的二维码。我在社团里收获了很多朋友,也通过社团了解到了很多国内科幻圈的事件和活动,在和社员们探讨科幻的过程中体会到了交心的快乐,学到很多。在这个过程中我逐渐了解协会的情况,希望能够担任社长来实现自己对幻协的一些想法,所以算是在竞选成功之前长期就有的想法。


高校科幻:您参加或者组织过哪些让您印象深刻的科幻活动?有什么收获?
汪欣宇:我们协会很早就开始定期开展科幻沙龙(科幻主题讨论会)作为周常活动,我在职的时候对科幻沙龙进行了我个人认为可行的改善,比如通过主持人引导话题、控制时长、完成探讨任务、撰写后期总结报告,并且主持了3次基本完成了这一整个流程的科幻沙龙活动。协会成员们在与会时反响热烈,对于后期报告也予以了较高的评价。此外我们还将电影鉴赏与桌游作为周常活动。不过让我颇感惊喜的应该是在职期间组织的校内科幻征文,这次活动让我发现了校内的许多科幻潜力写手,看到了许多令人惊喜的作品。
高校科幻:您在管理社团方面有什么经验可供分享吗?
汪欣宇:多招人多搞事这种建议想必很多社长已经说过了,我个人希望说的一点是:科幻协会与其他的一些社团不同,没有全国统一的固定体制,可以自由地开展很多项目——但是这种自由度却让一些科幻协会深感棘手。在自由里找不到适合自己的规则与体制,可能会导致最终什么都做不到位。我觉得科幻协会需要找准适合自己的定位,设计一些可以传承下去的活动与制度,坚持贯彻,即使人少也不要放弃,那么这些体制上的东西就会最终成熟,以后的管理层们就不会束手无策。另外,对继任人的选择也很重要——继任人应该得到考核与培训再上任,他的想法可以和老人们不同,老人们退任后也不应该对新人加以束缚,但一定要确认好他足够稳重、友善、有耐心、不好高骛远、有行动力、有志于发展社团,拥有这些基本的领导品质以后再让他上任。
高校科幻:有什么传承下来的成熟的活动形式可供分享吗?
汪欣宇:我在任期间开发了一种以主持人为中心、任务导向为主线的科幻讨论形式。在这之前,我们协会的科幻讨论活动长期是自由讨论的形式,容易跑偏,讨论很久也不一定感觉有什么收获。我设计的这套科幻讨论形式中,要求主持人提前根据主题设计讨论大纲,在讨论大纲上根据“定义、分类、影响、示例、作用、相关领域、重要问题……”等对于一个主题能够讨论到的方面设计各种问题和讨论任务,并在讨论时根据任务总量提前分配好各任务时长。如果是线下讨论的话,直接在黑板上根据方面划分出分区,对于不同方面的问题与任务,根据讨论结果简单记录在不同的分区。针对每个任务/问题,主持人需要根据现场讨论结果给出一个总结,并将总结予以记录。在讨论结束后,根据记录结果,主持人/记录者应该做一个详细的后期总结报告,这样就有了宣传的资本。这个形式对于主持人有着一定的要求,包括演讲能力与临时组织能力,不过只要进行提前的准备和预演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根据各幻协组织能力与人手的不同,可以在现场安排摄影记录员与文字记录员,也可以由主持人负责记录。线上的话也可以采用这个形式,不用专门进行记录,更加方便。

高校科幻:在社团建设和活动组织中遇到过什么困难吗?是怎么克服的呢?
汪欣宇:我们遇到的主要困难和许多幻协差不多——人比较少,无论是参加活动的人数还是管理层的人数。一方面科幻爱好者相比其他领域的爱好者更少,认真进行科幻相关活动也有一定门槛,另一方面科幻协会普遍需要自己摸索前路,像我们这些一线外城市的幻协就不容易进行社内传承与社间合作,难以吸引人参加活动和参与管理。此外我们幻协还存在管理层内意见不一难以统合,权力分散,追责不明,执行力差的问题。我在职期间与管理层深入交流,逐一动员,最终建立起了宣传部与公众号内容轮值更新制度,也对周常活动进行了规范。
高校科幻:在担任社长的一年中有什么体会?有没有什么遗憾?
汪欣宇:我个人来说感受最深的还是:一定要意识到,这个社团不是你一个人的。我们幻协发展较差、人手较少、组织不健全,所以我能够很清楚地感受到这一点。在任职期间,我倾向于只要是自己能完成的事情就自己完成这种思维,所以没能很好地对社团管理层进行组织,这是我任职期间的最大遗憾。不过在任职后期我注意到了这一点,也对后来的继任者们进行了提醒。
高校科幻:管理社团的经历有没有使自己获得一些提升呢?
汪欣宇:担任社长以前,我特别不喜欢在很多人面前进行主持或者演讲,但在担任社长以后,我对自己在这一点的自信有所提升,毕竟担任社长就必须经常做这一类的工作,在这个过程中我感受到了组织活动与担任主持的快乐。算是提升了我在社交与组织方面的能力吧。
高校科幻:对于一些在筹或者刚刚建立的科幻协会有什么建议或经验?
汪欣宇:在卸任以后我组织成立了学校的新文学社,算是有一点点经验吧。首先,在需要人的这个阶段,多去新生群等人多好说话的地方招人,要抓住暑假这个时间节点;要参考其他幻协的经验,甚至直接参考相关文件,再加上自己的想法来写社团的章程,并且提前设计好社团要采用的常用活动形式;根据各位筹办组成员的个人特质与喜好来安排职位,不要安排虚职,要充分考虑职务的可行性与作用;充分了解学校的社团政策,及时按照相关规定进行社团筹办工作;充分意识到社团不是兴趣群或者野生同好会,为社团指定方向、指定规则,遵照自身的纲领进行活动。
高校科幻:您是如何调动大家的积极性的呢?
汪欣宇:做好宣传。没有好宣传的好活动对社团没什么用。这既包括前期的宣传,也包括后期的宣传,即活动完成之后。活动完成之后,最好要根据记录做一份总结,进行社内或者社外的宣传。然后就是一定不要选择枯燥的活动形式,即使它看起来很有意义、很有价值。活动首先要有趣,或者有收益,才有人来。像我们这些一般通过幻协不会受到学校的大力支持,所以只能从趣味入手。于是我引进了COC(克苏鲁的呼唤)多人角色扮演游戏(俗称跑团)作为幻协常用活动的一部分(笑),同时从根本上入手改善传统活动(科幻主题讨论)的趣味性(主要是通过新形式控制节奏和气氛)。


高校科幻:管理社团时有没有感受到过压力或焦虑?又是如何处理这种情绪的呢?
汪欣宇:有时候对于社团会有些天马行空的考虑,比如发现市里面只有一两个科幻协会,希望能够靠我们的力量在其他学校建立科幻协会等等——但看到社团的现状的时候,就会产生压力和焦虑。这种时候我就会尝试把注意力集中在幻协目前能够好好做的活动与方案上,只要实际地去做好了什么事情,就可以有效缓解这种焦虑。


高校科幻:当时的社团内有哪些有趣的同好呢?
汪欣宇:我任期间的副社长,知识面广泛,对很多问题有着自己独到的理解,只要他参与活动就能很好地带动气氛,我的压力就能少一半。除此之外,有着良好的国学素养的我任期间的前社长(我的社长)、擅长绘画并且创作了我社虚拟形象的学姐(社团内通称)、擅长跑团并且热情开朗的COC部长等当时的同好,都是我的好伙伴。
高校科幻:在社团的几年里最难忘的经历是什么?
汪欣宇:难忘的事情很多,比如自己参加或者组织过的许多科幻讨论会、把校内科幻征文的参赛稿交给作家前辈后惊喜地收到用心的点评、和其他社员一起桌游聚餐甚至轰趴……但一定要选一件的话可能是大一的时候作为客串角色参与社团在社团文化节上的舞台剧《朝闻道》(同名小说改编)。因为那个活动可能是我们社团这几年来投入最大的一次活动了——我在任的时候也想要效仿老社长举办类似活动,但终究因为个人能力与时间原因放弃了,算是心有不甘所以始终放在心上吧。
高校科幻:对社团的学弟学妹们有什么期待?卸任之后,对社团还有继续关注吗?
汪欣宇:希望作为社员的大家,能够在科幻协会收获到快乐,结交到同好;作为管理者的大家,能够帮助其他社员更好地收获到快乐,更好地结交到同好。我个人认为,可以从建设“科幻社区”、提供“科幻服务”、鼓励“科幻创作”等方面着重发力。卸任以后,我依然承担着部分技术性工作,因为某些事情向继任人教起来很不方便……希望以后幻协能够在传承上多多加油。
高校科幻:我了解到您最近参加了高校科幻“燎原计划”,加入的初衷是什么?
汪欣宇:作为一个虽然自行摸索也帮后来人摸索了多年社团管理经验却还是没有摸索出足够让自己满意的门道的退休小社团社长,看到“燎原计划”这个企划的时候,我是非常非常开心的。科幻界有很多征文,这是很好的事情,但是对全国各地科幻社团来说,征文还不够。而“燎原计划”,让我发现其实国内科幻圈的精英们对这件事已经十分上心了,并且愿意站出来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实用而优秀的科幻社团管理运营经验知识,这甚至是免费的——作为一个虽然退休了但对于曾经未能完成好的事情(发展社团)仍然心有不甘、仍然关注着科幻圈的老社长,我觉得自己能够见证“燎原计划”的开展并作为学员加入“燎原计划”,是一种荣幸。对于全国幻协的共同发展,我想“燎原计划”将会是一个里程碑。想要见证“燎原计划”对全国幻协发展的影响,想要学习圈子内的各位朋友管理运营社团的优秀经验,这也许就是我成为“燎原计划”学员的初衷吧。
高校科幻:从您申请的文件中我们看到了非常丰富的社团管理方面的经验分享,作为退休的社长,您未来有什么科幻方面的计划吗?
汪兴宇:那份文件是我这几年来的一些心得总结,想来对于已经度过了发展初期的科幻社团是会相对实用一些的,但也不排除有不少不够成熟的地方。至于我个人在科幻方面的发展计划的话——现在我个人的发展情况不是很良好,依然依赖着母校的科幻社团以至于国内科幻圈也许是想找到一个寄托,但我想至少我对国内科幻圈的热切期盼与关注是真实的,以后若能有足够的自由时间的话,我希望自己能够磨炼自己的综合实力,投身国内的优秀科幻组织,或者自己运营一个科幻小团体,又或者只是自己抽出业余时间来生产原创内容——总的来说就是会根据自己的时间来为国内科幻圈贡献属于自己的内容吧。目前的计划就是帮助母校的小社团走上正轨吧(笑)。
汪欣宇:未来的科幻产业人才绝大部分都是会经历大学阶段的,而高校科幻协会能够引导潜在的科幻产业人才,并且能够去帮助其发展自身的科幻相关才能,比如科幻创作等。虽然大部分幻协目前还不能把后面这一点做到位,但我个人觉得努力去做好后面这一点是我们这些科幻协会的责任。
高校科幻:与国外科幻创作相比,您觉得中国科幻又处于什么水平?未来发展会怎样?
汪欣宇:中国科幻尤其需要注重在多形式上的发展,我们已经有越来越好的科幻小说了,但是像《流浪地球》这样的优秀科幻电影在中国应该蓬勃发展起来,毕竟影视作品比起文字作品在这个时代能被更好的推广。
高校科幻:最后有什么想说的话?
汪欣宇:感谢高校科幻一直以来对高校科幻协会与科幻事业的支持,高校科幻是科幻圈极具潜力的一块,但面临着地域发展不均衡、大量科幻协会缺乏成熟的经验指导与体制等问题,相信在高校科幻的帮助下高校幻协们能够更好地克服这些问题,得到更好的发展。
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科普中国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