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进一步扶持校园科幻作家成长、壮大高校科幻作家队伍、培养优秀校园科幻作家,促进更多优秀科幻作品的产生,由中国科协科普部主办,八光分文化、高校科幻平台、腾讯科普、科幻空间联合承办,新华网客户端提供独家直播的星火学院第二期科幻创作培训工程第一讲“惊险科幻——中国科幻错失的另一种可能”培训于2021年3月7日成功举办。以下是本次课程集中培训的学员感想。
宋子成:直播中听刘维佳老师介绍了惊险科幻小说的发展脉络,对科幻潮流的发展规律有了一定认识。对叶永烈老师的生平与著作有了更多了解。我现在觉得,无论什么流派的科幻都需要合适的土壤或者说群众口味基础才能发展繁荣,但优秀作品的出现同样可以反哺扎根的基础,优秀作品的出现可以引领或者改变读者的口味,让同类型作品有更多被看好的空间。如果能吸收惊险科幻或者侦探小说、冒险小说在可读性方面的优点,应用到自己感兴趣的流派中,就可能对流派的发展与存续做出贡献。
陈葭天:惊险科幻在科幻作品中一直占据着很重要的地位,因为它的受体主要是普通民众,它原先是一种类似于现代网文的爽文形式,直到后来出现了很多妙笔生花的优秀作者,才将科幻文从地摊带向了市场,叶永烈对于科幻文的贡献十分卓越,他写的作品中有相当一部分是科幻作品,不仅构思巧妙 ,吸引人心,而且文笔卓然,妙笔生花。他是永远坚定地维护科幻文学,为促进科幻文学的发展而不遗余力,值得我们钦佩和认可。
杨程:看完刘维佳老师的讲座,我了解到了中国科幻的初期历史。叶永烈老师为中国科幻,也为惊险科幻这类题材在中国的传播立下了汗马功劳。世界上最早的科幻流派是惊险科幻,惊险科幻时至今日也散发着它那独特的魅力,
张启龙:通过直播更深入地了解了叶永烈老师的创作经历与我国科幻创作早期的惊险科幻小说阅读风潮,东西方文明的读者对这类冒险风格似乎有种天然的偏爱,如海因莱茵的《傀儡主人》《星船伞兵》迈克尔•克莱顿的《侏罗纪公园》等均风靡一时,而国内的科幻创作却在这一方向上胜果寥寥,于科幻小说的“通俗”属性而言是一大缺憾。
辛英健:收获很丰富,问题也很多,一边感叹老一辈科幻创作者筚路蓝缕,一边又惊叹现当代科幻发展的蓬勃进取。之前有幸读到过爱伦坡的莫格街凶杀案,但是当时确实没有所谓惊险科幻小说的概念。在直播过程中导师提到了关于莫格街凶杀案不能算是最早的惊险科幻的说法,然后又将在此之前又很多哥特系小说存在惊现科幻因素,窃以为不能直接说这个说法不对,将莫格街凶杀案高度评价的原因在于其推理过程中的严密科学原理,最后由导出一个极具幻想性的猩猩杀手结局,这种紧密而又复杂的联系应当才是惊现科幻小说追求的。也是这部小说为后人传播的主要原因。
柏毅恒:刘维佳老师为我们展现了科幻小说的发展历程,认为科幻小说自带惊险小说的特点,这一点我深以为然,惊奇感是科幻小说的关键,我们需要制造惊奇感来创造冲突的装置,这也是科幻小说的目的之一。希望未来自己也可以创作惊险科幻小说。
杜尚蔚:直播中,刘老师就叶永烈等老前辈在第一次科幻热潮中的贡献进行了分析总结。前边们见将科幻小说与惊悚推理小说相结合。使科幻文学更加吸引人群,并在普罗大众中广泛传播。对中国科幻文学起到了奠基的作用。前辈们为人民服务,关注普通人群的精神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甘建业:感谢今天刘维佳老师的演讲。前闻叶永烈前辈离去颇感遗憾,他的《小灵通畅游未来》也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能在那个年代坚持科幻始终如一实乃让人敬佩。再引入中国惊奇科幻,也让我了解到了中国惊奇科幻的历史渊源,见识又多了一些,实有收获。
陆弘毅:刘维佳老师讲述中国科幻的发展历史,从抗战前的萌芽时期,到50年代作为科普作用的科幻启蒙时代,随后重点阐述了七八十年代的文学浪潮,文学浪潮中叶永烈老先生的《小灵通漫游未来》成了浪潮中的先锋,叶永烈老先生最为看重的,最为喜爱的就是惊险科幻小说,叶永烈老师不仅不认为给儿童写少儿科幻是一件失格降份的事情,还能够写面向知识群体精英群体的科幻小说,发表在《人民文学》上。叶永烈的创作都是为人民服务,为人民写作,取得了群众的支持。刘老师还提到《隐形人》,和一般的科幻不同,《隐形人》是一个失败的科幻点子入手,讲述优秀的科幻故事。除惊险小说外,七八十年代的科幻创作还有侦探小说,公安小说,反特小说的类型,但也是受到从苏联翻译过来的惊险科幻小说的影响。79年到83年是第一次科幻热潮,那时候传播最广的都是惊险科幻小说。国外的很多严肃文学作家也写过惊险小说,哥特小说就是惊险小说的一个前身。惊险科幻的盛行不只是中国的特例,在西方国家也是这样,弗兰肯斯坦作为第一部科幻小说,本身带有惊悚惊险元素。美国纸浆杂志上最受欢迎的就是惊险科幻。刘老师还提到韩松老师,提到科幻小说的气质。刘老师提到村上春树,美国科幻小说“黄金时代”的引领者约翰•坎贝尔认为:科幻作品应该写真正的科学,用现实手法描写超现实题材,用过去描写未来,用理性科学的态度描写超现实情节。他的定义也成为了后来科幻小说创作的“范式”。刘老师提到叶永烈很像阿西莫夫,写过很多科普,历史科幻小说。
徐文翔:看完讲座之后了解到了更多中国和外国惊险科幻的发展史,国内老一辈科幻作家叶永烈等人身为知识精英选择为人民写作,70年代末80年代初惊险科幻占比大,质量高,有一些模仿苏联的反间谍反特务的小说,读者就是普罗大众是惊险科幻能够引起热潮的主要原因。国外科幻从《弗兰肯斯坦》开始,约翰•坎贝尔引领了科幻创作的黄金时代(《黑色毁灭者》)。 三大巨头写的也都是工程师科幻,阿瑟•克拉克、海因莱茵、阿西莫夫(机器人三定律),现在越来越多的科幻小说改编成科幻电影都有惊险推理的元素,比如《终结者》、《银翼杀手》、《异性》等等。最后,永远怀念叶永烈前辈。
王璎珞:对于科幻的发展历史尤其是惊险科幻小说和推理科幻小说有了一定的认识,此前对于科幻小说多少还是以一种宽泛的眼光看待,现在更加意识到其实其细分也是能有很多种故事类型和写作手法的。更有感触的一点是,老师讲到叙事的重要性。确实,看到的很多“不好看”的科幻,现在明白原因在于它只为了写设定而写,但作为一篇小说来说,基本功其实还是在讲故事上面。科幻只是这个故事的背景,搭建起来的条件,要让它成功,还是要以讲故事的心态去完善它、捋顺它。推理小说之所以能够有很高的地位,其实一点就在于好的推理小说有很强的逻辑性,它的故事是流畅的。老师说科幻可以带给目前处于瓶颈期的推理小说以新的血液,我个人认为,一些非推理科幻的写作也可以向推理小说学习故事的架构。
李柯迪:刘维佳老师用自己丰富的编辑从业经历为我们讲述了中国科幻的发展历程,论述了惊险科幻在中国科幻小说史上的独特地位,在课后答疑中,强调了故事对于小说的重要意义,同时,我们一同为逝去的叶永烈先生送去怀念。
牛晨爽:刘维佳老师很好地讲述了惊险科幻的历史脉络,包括惊险科幻可以延展的方向,为我之后的创作带来了很多灵感和想法,比如可以融入一些哥特风格等一些碎片想法,也放我反思到了在以往科幻小说创作中的明显不足。
蔡文迪:这是学院的第一次直播讲座,由刘维佳老师进行讲授。刘维佳老师直播主题是“惊险科幻——中国科幻错失的另一种可能”。刘老师的讲授主要介绍上世纪比较流行的科幻类型——惊险科幻。这种科幻小说主要以惊险悬疑为主,大体是侦探破案之流。刘老师也举了些这类型小说和相关例子,例如阿西莫夫的一部分小说。听完后有所感悟,想到原来科幻小说在以前的流行与惊险悬疑,冒险等方面颇有渊源,并以此获得精彩且吸引读者的剧情推演和逻辑关系。科幻创作中我也可以去思考是否能以此为借鉴。当然就是写作相关可能讲到的稍微少了点吧,略有遗憾吧。
陈垚岚:老师的讲座对中国惊险科幻的发展过程做了大概的脉络梳理,同时也介绍了同时期世界其他国家惊险科幻的发展过程以及国家的惊险科幻小说对国内创作的影响,开辟了我的视野。中国的惊险科幻小说在发展得如火如荼的时候因种种原因而被迫中断,之后也一蹶不振是一件十分可惜的事,在科幻创作逐渐崛起的当下,希望有更多不同类型的科幻小说可以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科普中国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