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学院第二期科幻创作培训工程首期培训学员感想(四)

为了进一步扶持校园科幻作家成长、壮大高校科幻作家队伍、培养优秀校园科幻作家,促进更多优秀科幻作品的产生,中国科协科普部主办,八光分文化、高校科幻平台、腾讯科普、科幻空间联合承办,新华网客户端提供独家直播的星火学院第二期科幻创作培训工程第一讲“惊险科幻——中国科幻错失的另一种可能”培训于202137日成功举办。以下是本次课程集中培训的学员感想。

段棋华:科幻文学的发展不应当只局限于科技领域的幻想,本身科幻就应当是一项多领域交叉的艺术。在科幻小说的创作过程中,更应该把握好叙事能力,传递好自己的创作理念与核心思想,认真对待自己作品的每一位读者。

谭淞元:融入人民喜闻乐见的表现形式,才能赋予作品持久的生命力,同样的对于现在的创作来说也是不变的主题。在文学创作过程中,不管主题是否小众,也都需要去接“地气”。

李荣瑄:在看完刘老师的讲座后,我最大的收获是对科幻小说的定义有了不同的想法。我之前一直认为科幻小说就是一个很狭窄的门类,但是通过今天的讲座我了解到科幻元素实际上可以和许许多多类型的小说相融合,当我们在进行创作的时候也没必要把自己框在所谓科幻小说的框架中,而是可以从各种类型的小说中汲取养分,充实自身的作品。

赵可心:关于科幻和推理/悬疑的收获:悬疑是小说写作里常用的一个要素,可以和很多类型文学结合使用,科幻其实也一样,某些科幻在故事布局上和推理/悬疑小说有类似之处。在故事创作中我们可以更加灵活的运用这些要素,而不必将其划分为不同的领域类型。

黎以锋:看完刘维佳老师讲述我国与外国科幻发展的课,自己关于科幻发展史上的认识又多了一些,这些是我在网络和书本上没有接触过的历史。我觉得写好一篇推理科幻或惊险科幻,可能是需要作者有强大的剧情功底,以及科学素养。这些都不是一蹴而就。

刘卓颖:首次意识到了叶永烈老师那样为人民大众创作的想法,同时也想结合自身所学将中医养生学和热爱的天文知识通俗化运用到创作中,同时助力于养生乱象,对中医充满误会缺少文化自信的怪现象的纠正。

宋城薇:刘老师从中国科幻的第一次兴起的时代开始叙述,点明了惊险科幻小说在当时的地位和通俗的感染力,直播中有一句话令人印象很深刻,当时写科幻科普的作家是为人民服务的。最近几年看到很多作家就很浮躁,前一段时间看的汤介生的推理科幻小说就觉得整本书很戏谑,作者不断把自己强化然后

王俞萱:观看完直播之后,我明白了以叶永烈老先生为首的一批作家对科幻和科普的贡献。以及如果将惊险小说和推理小说与科幻结合起来可能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陈家麒:现在我们谈科幻,第一想到的就是大刘和他的《三体》,刘老师却给我们讲了中国科幻一段不一样的发展历史。我们写科幻往往陷入一个误区,比如世界观要宏大,设定要高级,故事情节要有史诗感之类——不可否认这些都是写某类科幻小说要追求的目标之一,但绝不是唯一的路子,科幻小说,首先是小说,自然也可以是通俗小说。

李翌:刘维佳老师回顾了叶永烈等前辈对中国科幻第一次热潮的贡献,也介绍了过去惊险科幻等流派。赞美了前辈们作为知识精英而立志为人民服务的高尚情操,认清科幻了小说的通俗本质,创作了大量回归于人民的作品。这对于我们今天的创作有着很大的启发,科幻小说的蓬勃发展既要需阳春、白雪也需要下里巴人,对作品内容、体裁、受众、立场的宽容氛围十分重要。

马聚:惊险小说的确是科幻中很少见的门类,且似乎不受大多数幻迷欢迎(也有可能是我见得少),但从写作角度来讲,我觉得惊险,推理小说是很能锻炼写力的题材。

郑骧羊:我个人认为:科幻需要有精英存在,也需要有通俗的存在,精英作为领军者带领科幻文学朝向主流文学发展,通俗科幻小说更适合于向绝大多数并不是那么了解科幻的人去接近科幻。

黄静梅:本节课讲的主要是对叶永烈前辈的贡献与中国惊险科幻小说的发展过程。我们都应该缅怀叶前辈,感谢他为科幻与世界带来的精彩。对于惊险科幻小说,我还没有太深入的了解,之后会对老师今天提到的阿西莫夫、黄金时代及其他进行更深入的了解。而对于纸质媒体和网络媒体,媒介不同,不过我认为都是能带来阅读体验的。听完老师的讲座,对科幻惊险小说的了解更进一步,收获满满。

庄昕昊:指出中国工程师科幻在单打独斗,惊险科幻缺失 展望中国惊险科幻小说有更多人写的未来 怀念叶永烈老师,明白了科幻小说要融入人民大众喜闻乐见的创作手法和艺术表现形式,科幻小说才可以越写越好,越来越受普罗大众的欢迎。

杨健宁:中国科幻在发展过程中受到了外来传统的深刻影响,涌现出了叶永烈等一大批优秀的前辈,中国惊险科幻的类型在这里第一次听说,看过的惊险小说不多,史蒂芬金的应该算这个类别,小说里的惊险元素是非常能够吸引大众的,我觉得一部科幻作品可以借鉴各类类型文学和主流文学的好的表现方法,增加受众,加快作品传播。

宋骋骏:本次直播课程重点介绍的叶永烈老前辈的科幻发展时代中,惊险科幻的发展既迎合了普罗大众的科幻作品观感也顺应了潮流对惊险类小说的追捧,那么惊险科幻类型作品对于科幻题材与惊险推理、侦破等题材哪种贡献预期和实际效果分别更大呢?此外,精英科幻是否就代表着硬科幻(也就是硬核理论和世界观背景支撑的)?

金子奕:刘老师今天的讲座介绍了惊奇科幻小说这样一种小说形式,同时让我们看到了中国科幻小说过去的辉煌历史。讲到最后,听得出老师对此也是感触颇深,今天的科幻创作如何重现往日辉煌,是科幻留待我们一代科幻创作者解决的问题,为此我们应该投入我们的热血与精力,创作出真正不限于流俗的作品。

杨璇:刘老师讲的很棒,从叶永烈前辈讲起延续到中国科幻近代发展史,再延伸到世界范围得科幻发展史,从惊险小说与科幻小说的结合开始到侦探小说与科幻小说的结合,为未来科幻小说的发展方向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

丁思雨:在没有上这次刘维佳老师的课之前,我对《三体》之前的科幻并没有太多了解,更没有听说过中国惊险科幻这个科幻种类。在上完课程之后,我觉得老师为我日后的写作打开了一个新方向,并且给我指明了前人的道路,拓宽了我对科幻写作的思想维度。

尹俊杰:听完刘维佳老师讲了之后,对中国的惊险科幻小说和外国一些名家的惊险科幻有了了解。其实惊险科幻这个概念我不陌生了,但是仔细想想以前确实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今天听完讲座之后还是感触良多吧,希望以后能多对这方面有些思考。

杨安楠:刘老师说,启蒙时期的中国科幻小说,惊险科幻一般来说是写给普罗大众看的,通俗科幻小说更适合于向绝大多数并不是那么了解科幻的人去接近科幻,阿西莫夫喜欢历史题材 ,写过银河帝国 ,那也是因为他看罗马帝国历史看太多有感而发写出来的。这启发我去读历史,历史中人类发展的规律,说不定对科幻创作有帮助。

沈子畅:惊险科幻实际上是将其他小说里经久不衰的叙事结构搬到了科幻里,所以结构上和好莱坞大片也是一致的。这种“套路”很让人舒适,而且恰好是我该补习的短板。我觉得我自己写作时缺乏的恰好是情节之间的衔接,悬疑的设置这方面的经验,或许可以从老前辈们的作品里吸取一些知识。

赵晓宇:1.科幻作为一整个产业,离不开广大受众的支持;如何创作迎合当下读者口味的科幻作品,应当是每一位科幻作者时时思考的问题。2.科幻文学也是文学,并不特殊,也有前后渊源和各个流派,单独推崇某一流派(如工程师科幻)是不好的,其他类型文学以及纯文学中的技法、思想理所当然地值得科幻文学的借鉴和学习。

黄逸兴:科幻不能简单局限太空歌剧式等模式,可以将更多流行题材赋予科幻元素,悬疑科幻等也是科幻小说的另一种出路。天马行空人之常也,可以借助更多的流行题材将科幻表现出来。

刘宇坤:通过讲座了解了中国惊险科幻的“前世今生”,对于中国惊险科幻有了一个大概的整体性的认知。同时,也期待刘维佳老师的新书出版。

满冬:刘老师的直播拓宽了我的一个认知面,开始形成对惊悚科幻的兴趣和热情。在老师的介绍下我也收获了更多精彩绝伦的书单列表。这次的收获将给未来的写作之路非常大的影响与帮助。

安妮:谈到惊险小说的分界和发展,从叶永烈先生的作品到爱伦·坡的推理小说,威廉·福克纳、毛姆还有英国哥特小说,旁征博引,和科幻相联系,构筑出科幻惊险小说的体系和分支。

(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科普中国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