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进一步扶持校园科幻作家成长、壮大高校科幻作家队伍、培养优秀校园科幻作家,促进更多优秀科幻作品的产生,由中国科协科普部主办,八光分文化、高校科幻平台、腾讯科普、科幻空间联合承办,新华网客户端提供独家直播的星火学院第二期科幻创作培训工程第2讲“什么是科幻&科幻创作的最初推动力”培训于2021321日成功举办。以下是本次课程集中培训的学员感想。

陈葭天:短篇科幻小说最好用第一人称或者第三人称,第二人称驾驭难度比较大 ,除非你有相当强大的逻辑和文字能力 ,最好不要几种人称叠加使用 。使用第一人称的时候要注意不要过度文艺  ,以至于让读者感受到凡尔赛式的虚假 ,最好生活化一点 ,就像平常我们聊聊天那样,故事不是一开始就设计好了的 ,而是写着写着之后的情节就自然地连贯在一起 。

王文涛:科幻不同与其他玄幻,奇幻非虚构之类的,它是一种连接未知可能存在世界的路径,并且在这种“路径”之中感受到“神性”的存在,即获得人生的震撼,在开始创作科幻小说时,要先有一个“吊性”,然后需要确定主角,主角之间要有鲜明的形象区别,根据主角的设定,推动故事的发展。

赵可心:科幻与奇幻的区别是科幻描绘的世界有通路可达,奇幻没有。写故事时不要刻意规划情节,而要让情节根据人物自然发展。

赵宇琪:这次直播课,张冉老师不仅讲述了他所认为的科幻,还为大家的写作分享了经验,指明了方向。张冉老师在直播中分享的写作方法为我解决了长久以来的疑惑,之后的问题解答也比较认真全面的回答了我的问题,使我受益匪浅,非常感谢!

宋子成:张冉老师说的“科幻是一种路径”给了我很大启发,科幻背景为我们设定环境提供了便利或者说特色,我们能够在极端环境或者科学背景下考验人性或者展开剧情,而在传统文学中富有生机的元素在科幻背景下同样富有生机,把科幻当成一种能让小说的核心(无论是立意还是情节)更加容易被表达的路径确实是一种很好的思路。被主流文学推崇的科幻作家厄休拉曾说过“小说家用谎言叙述真实”的观点,我觉得两者有一定共通之处。冉爷还讲到了语言方面的问题,我明白了语言要为故事服务不能喧宾夺主的道理。

陈妍如:一直是张冉老师的书迷!这节课老师分析了科幻的最初创作动力,着重讲了处女作《以太》的创作历程与思路,作为很喜欢灰色城邦系列的粉丝来讲听到就是赚到!在科幻故事的架构上,老师以内核-画面-人物的方式构建一篇小说的思路很清晰,也很游刃有余,收获真的非常多。张冉老师还透露了要出新长篇和关于家乡木塔中短篇的构思,真的很期待,有生之年系列!

张子寒:科幻小说的创作从一副画面开始。随后确定小说的调性,也就是风格,例如恐怖、爱情等。紧接着我们要构思一个主角,他的性格身份容貌。确定好叙述视角后,代入主角通过每个不同的决策推动故事向着想要表达的核心主题,爆发高潮。

卞崇彬:看完后在写作技巧上有了很大的收获,这里想问一个问题,就是写短篇小说时,前半部分是讲故事,后半部分是作者的一些思考,或者说这篇文章想输出的东西,那么应该如何过度,才能让前后部分看上去不那么割裂呢?

赵浔:创作开始时,当你看到一张白纸或一个空的文档时要想好方法写下第一个字。可以从你要表现的,要传达的内核的角度思考起笔。同时你的起笔也会决定小说的调性,标签。

宋睿洋:听完张冉老师的讲座意识到了写作目地的重要性,我觉得往往写作的目的性其实能够代表着作者的写作动机,而这种动机可以让一个作者能够进行长期的大量创作,因此找到目地与自我的原动力是十分重要的。

黄静梅:科幻创作是可以触碰到的空中楼阁,对于核心场景的构思应当带着更多的思考,再赋予此框架以有血有肉的人物,构思出动人心弦的情节,都可以达到心中的目的地。

辛英健:首先是关于不写设定这个说法,我觉得非常符合我想要写的文字。讲好故事就是要不拘泥于设定,专注于故事本身,然后使设定融合与故事之中。说到这里的时候,导师举了fei'li'pu首先是关于不写设定这个说法,我觉得非常符合我想要写的文字。讲好故事就是要不拘泥于设定,专注于故事本身,然后使设定融合与故事之中。说到这里的时候,导师举了菲利普·K·迪克的例子,然而我完全没有印象,后来在群友的提醒下才想起看过他的《高堡奇人》和《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之后还有一句话我印象深刻,问文章结构方面问题的时候倒是说了一句要怎么舒服怎么来。我觉得非常赞同,科幻与我更多是爱好,我希望我所写的文字能让我舒服,写作过程让我更加喜欢科幻,如果能让其他人也喜欢就更好了!

徐清艺:听完直播后,我对张冉老师创作《以太》的思路很感兴趣。直播中他讲自己是先想到了两个人用手传递信息的场景,然后基于这个场景开始创作的。我还很喜欢他所说的,只要人物设定清楚了,情节也会自然浮现出来类似的观点。然而在现实中我个人的体验是这个不好操作,希望之后我能找到更详细的解答。

田李昊:对于老师本次讲解中根据自己的作品举例,分析角色的部分收获颇丰。学到了人物与所设定的时代背景之间的契合,以及人物关系之间议题主题的重要意义,在自己的创作中能够用上这些方法论非常好。

李荣瑄:最大的收获是学到了一个科幻创作的程序,就是内核,类型,人物,人称,画面,这个真的是很可贵,作为一个刚刚开始科幻创作的新人,确实是不知道具体的步骤和流程,在听完讲座以后感觉这些问题都得到了很好的解答

黄雯:科幻是建立在科学基础上的奇妙幻想,当代中国科幻还在起步阶段,需要我们当代人一起努力,共建科幻的美好明天。

庄昕昊:大致明白了张冉老师的创作动机,和他的创作思路,还有他对于小说结构的搭建,小说设定的思考。张冉老师也分享了一下自己在对小说世界观进行构建的时候的态度,是比较严肃的,张冉老师会认真地查询资料用以完善自己的小说世界。

刘宇坤:张冉老师一开始就阐明了对于科幻是一种“路径”的观点,在后续的讲座中对于科幻创作的最初推动力也做了清晰的讨论,答疑环节在资料查阅与创作方式方法上的分享也让人颇受启发。

王正蒙:小说就是一个世界,当你确定好这个世界的人物后,只需要让他们自由地去探索便好了。

丁思雨:张冉老师说的关于故事的设定不能过于突兀这点对我很有启发,我一直没有做到把设定和故事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在日后的创作里,我会按照张冉老师说设定一定要与故事并进,希望能让我的写作更上一层楼。

宋骋骏:张冉老师对于小说创作的阐述是:探索一个核,赋予其调性,而后设定主角的性格、历史等,用特定人称叙述(短篇通常同一)。故事通过主角的反应向着核心思维前进,从小说的高潮托出,升华整个小说,使其成为一个生命,最终具有灵魂。这也是小说家的大成与使命。

皮润祺:听了冉爷的直播,受益匪浅。科幻是有路径可以到达的空中楼阁,它是有“神性”的。一个短篇小说的着笔,一开始需要有一个完整的人物设定,要有一个核心的观点,然后让小说里的人物向着核心前进,前进的过程则是铺垫,到了后期集中爆发点,最后则是一个平复和收尾。关于老师回答的问题,我比较关注的是卡文,老师也解答说卡文是因为人设和场景的融合性不高,即说到底还是角色设定出了问题。这次上课给我带来的收获颇丰,希望以后能继续跟着不同的老师学习、交流。

左左薇拉:本次直播,收获最大的地方是张冉老师分享的科幻创作技巧。首先有一个内核,然后定好调性、人物的前史、性格、视角。开始写作时,从人物的基本反应一路发展到故事的核(爆发),最后用结局来平缓收尾。此外,也很赞同张冉老师强调将主角当做真正的人,让故事落在实处,有真实感的说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