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大学星北科幻协会(TJUSFA),

于1997年成立,

隶属于校团委。

京津冀科幻社团联盟重要成员之一。

双校区运营,

目前共有社员两百余人。

现设有小说、电影、动漫、游戏、桌游五个小组。

社团内有多名成员获得过大型征文比赛的奖项。

公众号:tju科幻漫游者,欢迎关注~

熊峥

天津大学2018级生物科学专业

从2019年6月起担任天津大学星北科幻协会会长至今

天津大学社团活动先进个人

爱好广泛

目前沉迷于培(甩)养(锅)接班人

两度带领社员参加中国科幻大会

在社团内推行兴趣小组制度

疫情期间面向全校开设“科幻电影赏析”第二课堂

“从单词到故事”天大南开北邮三校联合征文负责人

大一即在社团内推广COC并担任KP

当上会长后购置一批科幻桌游

结果不慎入坑

采 访 实 录

高校科幻:据我所知,贵校的幻协算是国内历史较长的一支高校科幻兴趣社团。您是否能给我介绍一下她的历史以及一些有趣的活动经历呢?

熊峥:天津大学星北科幻协会于1997年成立。2015年学校的新校区正式开始使用,当时社团的中坚力量和大部分财产也转移到了新校区,这也导致了我所在的老校区几乎又要从零开始。而且那几年校区的规划非常混乱,有些学院搬来搬去,给社团平稳发展也造成了不小的阻碍。不过好在这几年基本稳定了下来,然而去年又碰上了疫情。为了帮社团打下更深厚的基础,我也选择了继续背锅,连任了会长。所幸老校区的成员从我最初留任时的个位数已经涨到了如今的三位数,我的用爱发电也算是没有白费哈哈~

有趣活动经历的话就要不得不提我们的传统的双校区跨年轰趴啦,大家在跨年夜一起吃火锅烧烤、跑团玩桌游、看晚会看电影、打台球打麻将、唱KTV打街机、玩VR和PS4等等,还有充满仪式感的跨年倒数。一大群爱好科幻的新老朋友在一起的时光非常快乐而难忘,同时也短暂而珍贵。
其他有趣的活动经历还有这两年带着社团成员去北京参加中国科幻大会,见到了众多科幻作家以及业界大佬,参加了丰富的科幻论坛和讲座,还能和其他科幻协会的朋友面基。2019年我们作为京津冀科幻社团联盟的一员在科幻集市上还有摊位,体验了一回工作人员的待遇!
在每年四月学校海棠花盛开的季节我们社团也会参加由学校举办的海棠节活动,在海棠花盛开的地方摆上一个摊,然后我们会设计一些和社员还有游客互动的小游戏,还会有答题抽奖环节。不过可惜去年因为疫情也没有机会参加,但愿今年不会再错过。
假期征文活动也算是我们的一大传统,而且也在尝试各种各样的规则,比如故事接龙、续写开头、看图写文,选择关键词等等。而今年我们的征文更是玩了“ban”词的规则,简单来说就是每位参赛者可以选择一个词ban掉,然后所有人的作品中都不能出现被ban的词。光是看着大家自相残杀就已经非常有趣了哈哈哈哈!

高校科幻:其实个人认为在互联网通讯以及媒体设备发达的今天,高校内部科幻社团举办活动的花样也会比贵社团世纪之初建立之时多了不少。您是否有过借助这种现代化科技发扬科幻精神的经历,又或正有计划呢?

熊峥:互联网的发展其实在我看来对科幻社团有利有弊,好处是方便大家线上交(水)流(群),大家也拥有了更多接触和传播科幻的渠道,科幻影视剧数量也大幅上升。但与此同时互联网也非常容易分散大家的注意力,导致不少科幻爱好者上了大学之后科幻小说的阅读量骤减,也催生了不少只出现在网络上的死宅。
鉴于现代科技的发展已经不可逆,所以也只好顺势而为,充分利用互联网的优势。在去年疫情期间,大家都只能隔离在家,我便趁机向学校申请开设了面向全校同学的“科幻电影赏析”第二课堂,每周确定一个主题并选择两三部具有代表性的科幻电影,在群里分享资源以及影评并组织线上交流,一个学期下来参与的同学对科幻电影都建立了一个较为系统的认识并形成了自己的思考。这个活动全校有一百多人报名,成功扩大了科幻的影响力。最后收获上来的影评论文作业中也不乏精品,算是一个比较成功的案例了。
此外在寒暑假期间凭借着互联网我们也会组织一些活动,像之前提到的征文活动,还会组织COC网团,也可以在群里约上几个人去联机打游戏。即使彼此不能见面还是可以一起玩一起聊科幻。

高校科幻:校园毕竟还只是一个小圈子,活动仅局限于单纯内部的人可能难以壮大影响,也会导致资源短缺。那贵社是否有过与其他高校或者组织的联动的经历呢?对此,您有什么感想吗?

熊峥:作为隔壁南开的官方CP,我们当然也少不了和南开灵南科幻协会的联动啦。我们经常会一起搞活动,包括一起去看电影聚餐,一去玩桌游跑团,一起搞假期征文活动,中国科幻大会也会组织抱团去,在百团纳新时也会去互相帮忙。社团藏书还有电子书库也是共享的,其实主要还是他们接济我们哈哈哈,他们藏书太多了。但去年因为疫情导致学校进出比较麻烦,也少了很多线下的联动。希望下学期能正常流通吧,我还答应了社员要带他们去南开玩呢,工科学校的单身狗们都在眼馋隔壁的男女比哈哈哈。 
另外既然属于京津冀科幻社团联盟,那自然少不了和在北京的科幻协会的联动,不过毕竟还是离得比较远所以联动也主要体现在线上。线下的话应该也只有19年中国科幻大会上一起负责了一个科幻集市的摊位,等疫情结束之后找机会和他们也增加一些线下联动吧。
在学校内部的话我们和其他社团基本没有什么联动,一般都是自娱自乐,我觉得未来可以和其他社团联合举办一些活动来扩大一下社团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毕竟想谋求发展的话不能只停留在自己的小圈子,而是应该兼容并包。社团壮大了之后也会有更多的机会办更好的活动,既然是正反馈发展,何乐而不为呢?

高校科幻:笔者所在学校的幻协是很水的,大家最频繁的互动就是在QQ群里的胡侃了(笑),真正的关于科幻的讨论其实比较少。我很好奇,您的社团在例行活动时,关于科幻的讨论/交流氛围是怎样呢?

熊峥:我们协会科幻交流氛围其实也算不上热烈,尤其是在线下活动的时候。可能是大家都比较内向和怕生吧,日常观影活动之后也一般是我和部长在分享,大部分成员都是默默的听着也不发表自己的想法,这个问题也让我有点头疼。像读书交流会更是开展不起来,试图搞了两次结果根本没人来,游戏分享会也很惨淡。如何在社团活动中更好的引发大家对科幻的讨论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不过大家在线上关于科幻的交流就好多了,有些人会在群里提出一些关于科幻的脑洞,然后大家就聊起来了,不过这也算可遇不可求吧,主动发起话题的终归是少数。也许等再多搞一些大型活动让大家都熟悉起来就好了,也可以考虑让成员们来组织一些活动分享自己感兴趣的主题。我也要尝试在活动中设计更多的互动交流环节,增加成员的参与感。

高校科幻:跳出社团的问题,作为幻迷,您了解科幻的经历如何?

熊峥:虽然小学时就读过不少凡尔纳的作品,但真正意义上主动去接触科幻还是要等到高中。高中班里看科幻的人很多,我也一定程度上受到了他们的影响。印象中我自己挑选的第一本科幻小说应该是大刘的短篇集《时间移民》和《2018》,《三体》反而没有着急去看。之后又读了阿西莫夫、阿瑟克拉克还有菲利普·迪克的经典作品,那时才算是入了科幻的坑。同时科幻电影也功不可没,高中时期自己去电影院看了《火星救援》《降临》《太空旅客》《银翼杀手2049》,发现自己都很喜欢;同时还被一个好朋友拉着去看了星战系列、还有各种漫威DC的电影(但我最后只成了DC粉哈哈哈),潜移默化地塑造了我对科幻的喜好。

不过真正把我推进科幻协会的还是克苏鲁。快高考时我又被另一个同学安利了克苏鲁和COC,高考后在他的带领下和其他几个人一起在晚自习时间溜回学校跑了一次团,之后就一直念念不忘。到了大学百团大战纳新时看到科幻协会摊位上摆了一本死灵之书,就决定直接填写报名表哈哈哈,就这么开启了和科幻协会奇妙的缘分,逐渐成长为一名成熟的幻迷。

高校科幻:社团管理是本栏目老生常谈的话题了,社长作为一个组织联系的纽带,想必总会遇到各种让人头疼的问题。就个人经验出发,迄今为止你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熊峥:在我看来最大的困难还是如何把社团里的鸽子们都杀掉,哈哈哈开玩笑,是如何吸引更多的社员参加活动。很多人入了社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有些人一个学期可能也只来了一两次,甚至连社团里的部长们都不认识。的确其中有不少人是因为很忙所以没空参加活动,但更多数可能还是觉得活动不够有吸引力。结果很多部长精心准备的活动到最后来参加的人屈指可数,这样也会打击部长们的热情和积极性。

但问题是不少活动其实很有意义或很有趣,那么也许需要在活动介绍和宣传上再想想办法。另外也可以考虑给一些活动换个皮,包装得更精彩一点,或者加上一些噱头。只有参加活动的成员多了,社团才有机会尝试更多的可能。在我担任会长的最后一段时间里,会对这个问题进行更多的探索和实验,争取为接班人留下一些宝贵的经验。

高校科幻:您觉得,理想的团队氛围是怎样的?又该如何实现呢?

熊峥:我理想的团队氛围是大家分工明确各司其职,同时遇到工作上的困难时可以互相帮助一起分担。大家在完成自己本身工作的基础上也有动力去创新,为社团更好的发展主动贡献自己的一份力。不过目前我社的管理层团队和理想还相距甚远,当然这也有很大一部分是我的责任,在换届时我们的分工不够细化,导致我一个人承担了社团的绝大部分工作。自己操心太多,给部长们发挥的空间不多,也让他们对我产生了一定的依赖。

而为了实现我理想的社团架构,我觉得在未来我应该卸去自己身上的部分工作,分配给部长以及社员去做,给成员更多锻炼以及试错的机会。在接下来培养新接班人的时候也应帮助其明确社长的定位:更应当是联系各部门的纽带和引领方向的导航员,而不是成为社团的全职保姆。在新一届管理层产生之后,作为老社长我也会立即传授工作经验和教训,避免他们重蹈覆辙,最好能够形成一个有机的整体。只希望下一届的管理团队能更接近那种工作时勠力同心,工作之余把酒言欢的状态。

高校科幻:作为社长,想必您对于科幻的热爱是甚于普通社员的。但是,学生毕竟要以学业为主。那么,您是怎样平衡爱好和学习的天平的呢?

熊峥:在我看来社团其实也不会占据太多学习的时间,有时候就算睡觉玩手机也不会学习哈哈哈,社团占据的主要也还是周末本来就用于休息的时间,所以对学习的影响不大。而且也可能是我们专业现在课没有那么多然后我又比较佛系吧,所以一般来说即使是把整个周末都贡献给社团工作以及爱好,学习的时间也绰绰有余。科幻协会的规模毕竟也不是很大,活动也很自由,如果忙不过来的话把部分工作交给部长们就好啦。
此外,社团和爱好非常有助于劳逸结合,释放压力。如果没有科幻协会的话其实我觉得我的大学生活会非常无聊,我可能也变成整个周末不出宿舍的宅男了哈哈哈。而且我大部分的朋友也都是通过科幻协会认识的,因此每周的活动不仅可以满足我的爱好,还可以和朋友们一起玩耍,简直就是双倍的快乐!参加活动之后以良好的精神状态投入学习也会变得更加高效。等到了期末考试周,还可以和社团成员一起约自习,互相督促,更有学习的动力。

高校科幻:犹记得我的高中同桌就是特别喜爱科幻的人。因为他的安利,我看了不少的著作,也陷入其中。您在生活中是否也会这样,有这种传播科幻的使命感,(笑)感染更多人呢?

熊峥:原来也尝试过和身边的人安利科幻,不过大部分都失败了哈哈。科幻终究还是一个小众的爱好,而且光是科幻迷里彼此的喜好可能也存在比较大的差异。所以即便是传播科幻,我也更倾向于和对科幻感兴趣或有一定了解的人分享,往往也就是在社团里借着活动夹带私货之类的哈哈。但就算是社团中想安利一部作品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除非社员来主动问你有没有什么推荐,不然就算把资源放在别人面前也大概率不会去看,还是随缘吧~

高校科幻:近来贵校有举办科幻活动的计划吗?可以在这发出联动邀请函哦~

熊峥:我们最近和南开搞了寒假联合创作征文活动,不过主要面向两个社团内部的成员。当然欢迎大家来关注我们协会的公众号:tju科幻漫游者,这次征文的所有作品在公众号上都会发布。也欢迎其他感兴趣的社团在未来加入我们的假期创作活动!

来源:高校科幻

(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科普中国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