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彩塑制作技艺作为甘肃非物质文化遗产,备受当地政府重视与社会关注。《未来者说》致力于传统文化遗产的保护与传承,希望通过对彩塑艺术家的专访,唤起大家对这门手工艺的保护与思索,营造更多的生存环境与条件,达到弘扬民族文化,养护民族文化的目的。

本期嘉宾



马良宝

敦煌彩塑制作技艺传承人

敦煌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办公室主任;敦煌市文化馆馆员;《当代敦煌》编辑、撰稿人。笔名“渥水驹”,毕业于哈尔滨师范大学音乐学院,长期从事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研究工作。成功申报省、市、县非遗名录70余项。主持负责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青年项目《文化遗产、自然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关系研究》《敦煌移民文化与敦煌曲子戏的关系研究》等2项;酒泉市社科项目《构建敦煌文化生态保护区机制研究》1项;参与研究甘肃省文化和旅游课题研究《文旅融合非遗先行的理论依据与实践研究》1项;参与完成《国家艺术基金敦煌曲子戏艺术人才培养项目》。

访谈精彩摘要

主持人:马老师,可否给我们介绍一下敦煌彩塑?它的艺术性和价值在您看来是什么?

马良宝:敦煌彩塑而言,首先它有很高的艺术性,为什么说艺术性?
从河西走廊到陇中地区,整个甘肃是一个中国石窟的大省,整个境内有100余所石窟寺,比较著名的就有十个,包括咱们敦煌的莫高窟,榆林窟,张掖马蹄寺、天水麦积山、庆阳北石窟这些。
千百年来,这种石窟寺赋予泥塑很多艺术性,这些除了天水麦积山,它是那种石造像咱们说的摩崖石刻,剩下的基本上百分之八九十的全部是这种泥胎的塑像。 
另外一个就是它的唯一性。它跟现在的材料有很多不同的,泥塑塑出来就是唯一的一件。它是从里面的木胎、泥塑到整个敷彩的过程,它就是完整的一件。 
泥塑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它具有历时性。你看从莫高窟开始到现在1600多年,它里面就有最早的造像,到现在它都是保存完整的,除了人为的破坏,自然对它的破坏速度是很缓慢的。还有一个就是它可以灵活的用加减法,我们做泥塑的时候就是这地方少了,我们可以随意加点,多了我们可以把它泥扒下来,成为好多雕塑家、艺术家比较崇尚的一种材料。

主持人:从记忆上来讲,我们现在做这些彩塑的技术跟以前的莫高窟时期,那个时候很多古代匠人制作的技术,会差别很大吗?还是说我们尽量保留了那个时候的技法和技术?现在学的人还多吗?

马良宝:敦煌彩塑的制作技艺这一块基本上是跟古人完全一样,首先用木头做成彩色的骨架。

就是以木为骨,以泥为肉。现在我跟我师父成立了莫高里工匠村,为什么叫莫高里?从古文献挖掘以后,它就是背靠莫高窟最近的一个村子,所有以前的这种造像的泥塑家、匠人,其实都在这个村,很多小泥塑都是在外面的地方做好以后摆在上面搬过去的,再大的造像它可能就是现场进行制作。

在90年代,咱们的社会是大发展,求新求变的一个年代,那个时期,可能做的工人比较多一点,那时候全国来说寺院还是比较兴盛的,兴盛以后为了减少成本,用化工材料比较多一点,但是目前近几年来看,咱们不是推崇传统文化复兴,大国工匠,还有保护非遗,现在做这种传统的东西的人越来越多。

现在你看中央美院有一个传统雕塑工作室,景德镇陶瓷大学去年也成立了一个叫传统泥塑专业,包括咱们甘肃的兰州交通大学,直接把我们敦煌的传统泥塑直接引入课堂,直接是研究生课程,然后咱们还有西北师范大学等等,好多高校正在持续开设这类传统技艺的课程。

未来者说 简介

『 想象力是人类原始的天赋与能力

它帮助人类创新,创造,突破认知的边界

但想象力并非独立存在,它与更多元,更丰富的知识集群相互联系

我们才能看到想象力源源不断的产生 』

《未来者说》是由科学与幻想成长基金发起人、中国科幻产业研究中心特聘专家诸小时策划的一档科幻公益微访谈栏目,得到了国家科协、腾讯科普以及科学与幻想成长基金的共同孵化以及科幻科技界很多人的支持。 

2020年,《未来者说》推出特别版《创想先锋》,聚焦前沿科技与科幻产业,节目得到深圳市南山科协的立项支持,《创想先锋》也成为又一档科学微访谈IP项目。

第二季,《未来者说·创想先锋》将继续以想象未来为核心,从科幻,科普,科技,教育,想象力,城市,文化等多维度进行未来的思索,邀请走在各行业前沿的佼佼者,探讨影响人类未来发展的议题,表达他们对于现在及未来的观点和态度,触及未来的边界。我们也将探索更多有趣的节目表现形式,希望在带给观众思索的同时,有更好的观看体验。

《未来者说·创想先锋》栏目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