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更一步加强培养优秀青年科幻作家,促进更多优秀科幻作品的产生,高校科幻平台特从第二期星火学院科幻创作培训工程中选拔出20位同学尝试小说创作与作品评价结合锻炼模式,通过开设“希声”专栏展示他们对于创作与解读的思考。
评论者说:
小说总是在写人的,不管是什么类型的小说都好,归根结底讨论的依旧是人的问题。本次我们赏析的,就是2020年星火杯第一名的《洄游》,它讲述的是一个不慎掉入太空的垃圾清理机器人与一个来自过去时代沉眠至今的少女,在这个多方势力交错的时代所遇上的种种情境。
 对于《洄游》的读后感?
沈子畅
▶▶▶对于孤独感描述得很好,不过故事有点太平淡了。角色塑造有自己的特色。介绍了不少势力,世界观的叙述很有条理。但在读者期待这些势力的交锋的时候,突然一转“你说这个谁懂啊”,然后主角就炸了,就结束了……
作为作品无疑是出色的,但给人以浅尝辄止的感觉。想表达的大概是“人类无法互相理解”,或是反战。不过,沉浸在棉花糖似的悲观中,无论多么有力的观点,都是打不出去的拳头。
人类战争的恐怖,只能由人类的视角来展现。从机器人——一种想象中的“孩童”视角——来展现一场虚构的战争,最后只得到棉花糖一样既轻巧又精细的凝视罢了。真正战争中的孩童不像机器那样纯洁,只会加倍快速地长成人。描写战争者应当去直面苦难、罪孽、残忍、无德、压迫、妥协,而非摘出“纯洁的死亡”以构造廉价悲剧。
王正蒙
▶▶▶虽然还是典型的机器人觉醒的故事,不过本文描述得当,通过两个时空,人和机器人的碰撞,描绘出了一个战后的未来世界。
设定,描写,故事都很不错,观感上来看还可以,就是形容词用的多且生硬,略微有点出戏。这个主角的疏离感可能是作者有意为之,但确实给人一种他跟这篇文章格格不入的感觉。而我们所要追求的是人虽然跟故事中的背景或者其它人疏离,但是却是嵌入整个文章里的,所以就有点生硬。女人写的略微有些刻板了,这男人写的确实很机器人。
然后主角确实是有心理活动,但更像是强行按上的叙述。设定其实应该还挺大的,但是没有写出来,作者的重点放在了玩形容词和形容句子上,真正落在实处的细节描写并不多。
作者想反乌托邦,但我只看见了游行和怒吼,难道反只有这一种方式吗。有点避开难点绕圈写的感觉,没有正面困难往上推。
上面说的这些问题瑕不掩瑜,也是科幻小说特别是短篇科幻小说的共性问题了,希望作者可以继续加油,创作出更好的作品。
从人物塑造上看《洄游》
杨璇
▶▶▶读完挺舒服的短篇,虽然是个悲剧,但是感觉作者是在以一个乐观的角度说一件很残酷的事实。
全篇并没有刻意的用一些文字去说明战争的残酷,而是用一个失去外界感官的机器人的角度在说,阿默一直很乐观,就算临死前的瞬间,它依然在欣慰自己的情绪模块都在运行,将阿默没有其他情绪的事情赤裸裸的阐述了出来。
全篇读完,文章的思想其实很清晰,反战。正好前两天刚看完《ALDNOAH.ZERO》,番剧最后,天真追求和平的火星公主不理解为何火星和地球非要发动战争,伊神很平静的说:“战争只不过是国家之间用来交涉的手段,就算没有憎恨,战争也会存在,想得到的领土、资源、权力、思想、宗教或是自尊心,战争是为了这些目标爆发的,所以,只要这些目标得以实现,战争就会结束……或者,死亡人数超出了可见的利益,战争也会结束,所谓的愤怒和憎恨,不过是将战争推向高潮的手段罢了。”
拙玉也是个盲目追求和平的人,也许有人觉得她很善良,但我认为这根本就是愚蠢。按照文章里的时间线,人类已经开始征服宇宙,保守估计是现在的几千年后。人类诞生之初,原始人就会为了配偶、领地、食物等发动战争,因为原始人只会用肢体来表达自己的意思。许多年后,法西斯妄想称霸世界,于是发动了战争,他们难道也和人猿一样只会用肢体来交流吗?当然不是,但是他们还是选择用暴力解决问题。到后面人类制霸宇宙星空,能解决问题的还是战争,从原始时代进化到星空时代,人类的文明发展了无数代,但解决问题的方式却停留在了原始时代,上万年不曾变化,这是为什么?也许我们可以换个方式思考,战争就是文明发展的必然,只要文明在进步,战争就不可能消失。如果给战争给予必然性的概念,那拙玉就是个大傻子,她想不付出一切让战争消失,可能吗?她在与整个文明作对!不是人人都有程圣母那样的运气,与整个文明为敌,她的结局当然是注定的,所以最后看到她杀青我没有任何意外。
然后说说阿默,它是个只有悲伤和忠诚的机器人,看似它是主角,但我感觉它更多的作用是代替读者的眼睛。我们通过阿默认识这个文章里的世界,舰队称霸星空,是战争的一方,拾荒者和机器人协会代表战争的另一方。刚开始阿默的飞船被拾荒者攻击,阿默失去感官流落宇宙,它只剩下听觉,我们读者也只剩下了听觉,它靠听觉接触到了机器人协会的人,接触到了拾荒者的人,前期作者摈弃了其他所有的描写,只用语言描写就让两方小势力的印象清晰的展现在读者脑海里。然后读者知道,拾荒者和机器人协会是虚假的战争一方,真正的战争双方是舰队和舰队,他们只是舰队两派间的棋子。最后是拙玉的出场,她对于舰队来说属于古代人,她从上一个时代冬眠到现代,想追求和平,但我想说,如果不是自己的时代绝望,她又何故会选择到未来追求自己心中的和平,她所追求的和平是根本不存在的,未来和她的时代唯一的区别就是武器的杀伤力更大了,舰队上将用冰冷的话语打破了拙玉最后的幻想,人没有了信念,她的结局也就注定了。
作者最后没有写阿默死亡时的灿烂,文章到它死前的一刻戛然而止。它才是全文最可怜的角色,生来只是为了帮人类打扫战场收集垃圾,它唯一的情绪只有悲伤,它因为能有处理垃圾的工作而非常高兴,它流落宇宙后很悲伤,因为它不能处理垃圾了,它最后被舰队救起时,也许还幻想着回到那个让它开心的岗位,然后舰队将它做成了行星炸弹,他们要它死!它有什么错?它只是个扫垃圾的机器人,它只是想开心的扫垃圾,为何所有人都想它死!拾荒者是这样,机器人协会是这样,舰队更是这样!作者更是残忍的让默默无闻一辈子的阿默连生命中唯一能灿烂一次的场景都省略。
最后一句话:战争爆发,没有无辜者。除了最底层,他们只会被掠夺,他们不会得到任何东西!
 从文笔与结构来看《洄游》
李莎莎
▶▶▶篇幅较长,其标题的体现在后半段,与拙玉相遇相识和最后的牺牲将主题深化,但其核心别无二致。
开头仅靠一句话“袭击商船是不道德的”就激起阅读悬念:是谁袭击商船?袭击了谁的商船?在何种条件下陈述这样一个事实?
本篇小说主要讲述了芜城号的清理机器人阿默从底舱坠入太空,和机器人权益保护协会、拾荒者、人类拙玉、舰队总部之间发生的一系列故事,最后它和拙玉以生命的代价与洄游航线一同消亡,他们在人类贪婪自私的棋盘上只是两颗棋子而已。
小说文笔不错,人物鲜明,塑造中规中矩,比较遗憾的是虽然叙事节奏舒缓有致,步步推进,但叙事结构上缺乏考量,在一次次和他人的相遇中扩宽背景和交待关系后,阿默才遇到这位与它共赴深渊的拙玉,个人感觉叙事结构上内容不均,与权益保护协会、拾荒者的相遇可以更为精简。
但总的来说这篇小说很不错,故事性较强,对人类的描写也很精彩,生动形象,讽刺意味很浓,在此不多赘述。
原以为结局有反转,但没有反转也算反转,将人类的残忍和自私体现得淋漓尽致,顺其自然、悲哀无望的结局也许更能余味悠长吧。
人类泛滥成灾的自私贪婪、道貌岸然,这是劣根性吗,还是我们特有的人类属性?
我们永远没有理由以之为傲。
人类终会埋葬自己,过去和现在没什么不同,都是不停地给自己造墓罢了,可惜阿默和拙玉没能看到。
 
不过,也许我们能看到……
毕竟在这个抢着去生也抢着去死的年代,一切皆有可能。
《洄游》的优点与缺陷
陈笑寒
▶▶▶《洄游》整体读起来很舒服,作者用了大量的短句和短段落,大幅度的减少了读起来的疲劳感。同时使用大量的侧面描写,构造出了数个人类势力,用一种简单的方式勾勒出了整个人类社会的蓝图。
但对于青年科幻写作者,以点子为起点的作品不可避免的出现一些人物塑造上的单薄,主角作为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展现出的变化与心智觉醒都带着一种强烈的作者主观意愿,却没有在作品中给角色赋予足够的动因。其次,作为女主角的角色选用了一个来自过去时代的理想主义者,这样的角色确实能与当前主角所处的极为现实的时代能够产生强烈对比,但也让她同时脱离了她来自的那个时代——一个处处透着虚构人物气息,没有任何足以形成纯洁的理想主义者的背景。
当然,作品在意象的选用上非常的巧妙,只有悲伤与忠诚的机器人,纯洁无瑕充满理想的少女,现实而充满利益的各方势力,产生的对比、矛盾冲突、利益交错都足以让这个故事饱满起来。
通过分析部分关键和句子来分析《洄游》
赵浔
▶▶▶
1“外视野投影器磕在舱壁上,就像停留在它身上的一只山雀受到惊吓,扑棱着飞走了。”
这句话是位置文章靠前位置的一句比喻描写。也代表了贯穿整篇文章的优秀,准确,同时很具有作者独到见解的比喻描写。让读者在体会作者想表达的画面的同时也保证读者不会缺乏广阔的想象空间。使文章具有可读性。
 
2 “边缘星这个名字并不固定,因为人类的边疆在不断拓展,目前的这颗星球被命名为边缘-9B。”
一个在附属地位出现的理论。是组成这个故事全程的逻辑线条其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3 “阿默不知道,自己陷入机器人不该承受的复杂矛盾里了。”
利用简单的两种情绪和一次意外的人物遭遇为主角机器人构建了非常简单易懂的人物主要矛盾。
既要保持对舰队的忠诚也要有着对女孩的悲悯。这样的情绪从女孩出现到故事结束时都没有改变。作为主角机器人的动机撑起了文章的后部分。但有些缺点是如果仔细分析能在出现这句话的同时就猜到,既然机器人既要保持对‘舰队’的忠诚,也要对本不属于这个阵营的‘女孩’保持悲伤。那与女孩共同消亡可能是在不改变故事格局的前提下主角唯一的出路了。
 
4 “的确,拙玉和别人不一样,它有时候怀疑拙玉也是一个机器人,因为只有机器人之间能相互理解,人永远也理解不了。”
用一句话从主角机器人的视角简单解释了重要角色女孩的动机。‘女孩’理解‘机器人’所以他们能在故事的进展之中互相了解。是故事发展的一个先决条件。作为条件来说是故事矛盾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但这个要点的提出略显突兀。结果而言无伤大雅。
 
5 “你们正在重新经过边缘星上空,不过这次是从它的背面。这是一条史无前例的洄游航线,比在边缘星上发现天然成活的蟹爪兰还要伟大一万倍!”
文章标题的来由。作为升华的一部分,这部分的伏笔较少,略显突兀但也无伤大雅。若在‘机器人’和‘女孩’的结局必将死去的角度考虑,这则是多种死亡可能性之中作者想要选择的一种。
6 “现在是个平衡的年代,这种平衡在未来百年都不会改变,如果你想凭你的力量改变什么,首先,这是不自量力,其次,难道你想看到混乱再起吗?你想你们那个时代的悲剧重演吗?这似乎和你的目的相悖。你属于过去,而过去已经消亡了,人类和时间都要向前看。”
实际上从作者的角度解释了‘女孩’死亡的必然原因:时代不同。但战争作为一种世界上所有人可能都没有办法解决的人类史难题,作者聪明地并没有选择挑战这个问题,而是通过女孩是冬眠而来的这个身份给了女孩一个不需要触碰战争角度就能简单结束故事的理由。
 
阿默挺欣慰,毕竟悲伤和忠诚,这两种情绪它都用上了。
作为结尾。这句话跟前面分析的第三句话,
“ 阿默不知道,自己陷入机器人不该承受的复杂矛盾里了。”
两句话稍有对应,给人一种阿西莫夫式机器人故事中用机器人自身存在的矛盾制造故事冲突。
通观全篇,有些凄惨的是:女孩看起来是在机器人上付诸了真实的感情,但机器人本身只有两种情绪,两种女孩无法接受的‘舰队’一方赐予它的情绪。更加深入的思考,其实不乏一种机器人主角是为了达成‘同时满足自己的程序中悲伤和忠诚两个目标’才走遍整个人类所及的宇宙空间的,但此想法也有些过于阴谋论了。
  
本场主持:陈笑寒
内容供稿:沈子畅、王正蒙、杨璇、李莎莎、陈笑寒、赵浔
排版:王俞萱
审核:圈

(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科普中国APP)